读《中央帝国的财政密码》

其实这是大约两年前写的,只是我一直没有发布,逐渐的也遗忘了。最近偶然发现这篇文章,想想既然写了,那就发出来吧。

偶尔能在社交网络上看到别人拍摄的书中一段文字,次数多了,便觉得这些文字写的都不错。于是,我也购入了这本《中央帝国的财政密码》。

老实说,这么厚的书,放在书柜里我一直都没有动力拿出来读。直到前不久鼓起勇气开始阅读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从书的引子部分开始读起,就愈发的觉得这是本很棒的书。

这本书从秦末汉初的时代开始讲起。当刘邦在与项羽的楚汉争霸中胜出了,建立了一个大一统的王朝开始,如何治理这个国家立即成为一个摆在台面上的难题。秦始皇建立了第一个统一的中央集权的王朝,但是这个王朝太过短暂。当时的人们认为统一是不可能的。自从周代以来,人们习惯上生活在各自的诸侯国里,并且认为秦始皇那只是一次失败的实验。

汉朝建立伊始,人们仍然认为这回还会是一次不成功的大一统试验。并且,开国皇帝刘邦采用了与周天子类似的方式,分封了若干王。尽管刘邦为了控制分封的数量,避免封王势力与皇帝对抗,刘邦只分封了同姓王,人们仍然没有指望这个新建立的王朝能够长久下去。但汉初的休养生息政策避免了繁重的徭役与税负,使得天下的局面可以稳定下来。

2000年前亚当·斯密理论的最佳实践

经历了战国时代几百年的纷争,秦朝的统一让中原享受了短暂的安宁,不久便又开始了天下争霸的局面。汉朝建国之后,天下需要享受安宁以恢复生产。汉初的统治者奉行“黄老之术”,这是一种接近无为的治国策略,这让古代社会的本业——农业,得到了充分的恢复与发展。

汉朝初期,中国的经济刚好处于中国历史上罕见的也可能是唯一的自由经济时代。经济学理论的创始者亚当·斯密认为,政府的财政和税收应该遵循小而简单的原则。税收规则需要尽量简单与平等,不应过量。同时,政府的财政开支也应当维持在最低的限度,政府只需要承担国民的安全保障,以及一些公共事业。这样的社会,是最有活力的。

汉朝初期的“黄老之术”刚好符合亚当·斯密的”小政府,大社会“的原则。汉初的休养生息政策让社会得到了快速的恢复与发展,政府只负责税收以及抗御匈奴的骚扰,不会干预民间的经济发展。此外,汉朝中央采用三公九卿制度,地方上采取郡县两级制度,因此汉初的官员数量很少,养活官员所需的俸禄也很少。据司马迁的估计,每年养活中央官吏所需的粮食只需要几十万石。根据汉朝耕地面积以及收成水平来估算,这只占全国耕地的八百分之一。可见效率之高。

这也是我设想中政府应当有的结构。政府只负责最基本的,其他一切交给市场。说到底,这也是人类文明从部落到逐渐形成国家的进程与缘由。我们需要凝聚在一起抵御自然界中的洪水猛兽,共同保障大家的安全,于是逐渐形成了部落、族群、城邦、国家的概念。

汉初的”黄老之术“带来的回报就是,文帝与景帝时期社会高度繁荣,形成了文景之治的治世,中国历史上自由经济达到了顶峰。

经济的自由发展,以及政府维持在较小的规模,俸禄开支并不高,所以文帝甚至可以一连几十年免除农业税。而直到本世纪初,我国才免除了农业税,而此时,农业税在税收中的比例已经微不足道了。

Continue reading

终于摆脱傻逼领导

工作这么多年,见过很多人事动荡,一般也没什么值得特别说说的,但是这次,真的很有必要说一说做个记录。

来这里不到一个月,就觉得这个领导的管理风格非常让人不适,工作这么多年从没见过这么难以相处的。本来就不想干了,但是因为各种原因还是选择继续留下来先干着,但是这里的工作氛围真的是让人每时每刻都不想干了。终于在这个夏天,因为公司很多部门也都受不了这个领导,最终让她走人了。

这个领导最大的问题源于她的性格,因为性格上的问题,导致了工作中不仅部门外,甚至部门内的人都叫苦不迭。她几乎不苟言笑,日常都板着脸,皱着眉,一副内心说不尽的苦心事的感觉。与她沟通起来就勾起了我上学时候的记忆,如同面对严厉的班主任,自己战战兢兢无所适从。

作为设计部门,对细节的要求严格似乎是件好事,但是吹毛求疵就不是什么好事了,尤其是在完成一件事的时候,根本不考虑工作效率,不考虑投入的时间成本,为一项无关紧要的东西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这就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了。而她经常却连她需要做什么都表述不清楚,到最后经常以一句“你再想想”结束,大家畏于她的权威并不好深入追问,回头落的一件事情需要反复沟通多次挨喷。

与外部沟通,我给她总结的一个特质就是“击鼓传锅”,总之不管做什么,第一件事是要确保锅不能落在自己的头上,当一个部门的领导以这个为第一要务,也很难把部门做的出色了,何况沟通起来是那么让人崩溃。原本界面上一些微小的错位问题,其实无伤大雅,完全可以先上线,后续再同步修改,可她就是拦着不让上线,还要写邮件告知各部门,把锅甩出去。公司的第一要务是赚钱,并不是在设计上吹毛求疵,我要是老板,知道她这样,肯定要把她开了。

日常工作中原本可以很愉快的,可是有她的存在,大家都很压抑,当她走进办公室,大家都不怎么说话了,几乎就是气氛杀手。很多领导都喜欢向上邀功,这个也不例外,可就一个劲的折腾我们,不管是年会的节目,还是日常大家的学习,本来是个很轻松的事,可她却要当一个项目来做,弄的人心惶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也都有各自不同的工作职责,可是她却毫不在意,直接像是搞运动似的让我们一股脑全去学一样东西,一旦上纲上线,事情变了味,不仅不感兴趣的人,就连感兴趣的人也受不了。

总之她的各种问题真的太多,简直可以说是罄竹难书。甚至在这个盛夏,我和另外的同事实在受不了她,打算即使裸辞也不在这干了。好在最终因为名声在公司已经臭了,几乎所有部门都对她有很大的意见,大家终于获得了解放。

居家办公的喜与忧

南京这波疫情来势汹汹,公司又是在爆发案例最多的江宁区,又离南京南站这个巨大的交通枢纽不远,人流量大,于是从7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五开始,我们开始居家办公了。

说到居家办公,大家都很开心,我也很开心,毕竟谁又想去公司上班呢。但是居家办公不是没有烦恼的,首先就是因为我们做设计的在公司用的都是苹果电脑,而我和另外几个同事家里的电脑是PC,有的家里电脑性能不好,最后大家一起把巨大的iMac都搬回家了。不仅从公司搬到停车场的车里费了不少事,而且放家里也占地方。

另一个烦恼就是沟通上的困难。以往在公司,大家都坐在一起,有什么事情就直接面对面沟通。而回到家后,沟通就只能通过钉钉在线上沟通,虽然网络很方便,但是并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在电脑前,或者有没有注意到消息,加上文字沟通的效率不如面对面的语言沟通,所以经常一件事情沟通起来费时费力。

最后一个也是最头疼的问题就是,居家办公模糊了上下班的界限。平常我很少加班,可是居家办公的6天中,前面4天连续加班。大部分的时间都浪费在沟通和等待上面了。原本以为在家的时候,工作不忙的话还可以做做自己的事情,但是却发现,时间变得非常的碎片化,不仅自己的事情顾及不到,加班还更为严重。

索性,这周因为疫情好转一些,回到公司上班,不用再想乱七八糟的了。

南京沦陷

南京沦陷了。

从7月20日晚间爆出南京禄口机场发现新冠肺炎感染病例开始,短短的十天,病例就破百,朝向200例奔去。20号才发现,而却在追踪10号之后去过机场的人的轨迹,说明这中间过了10天的时间才发现,而这10天,机场如此大的人流量,人群早就传播开了。

原本南京机场的例行检查就已经很不到位,这个管理很成问题,接下来南京政府的操作更是烂到家了。虽说组织了全民核酸检测,但是并不是强制,如果你关心自己有没有被感染,你完全可以不去,那么自然也就检测不到。其次,目前已经完成了三次检测,而前两次则是非常混乱,要么就是人群聚集,要么就是排队很久然后说没有试剂。

南京这一波传染的范围实在有点大,不仅每天几十例的新增,短时间内突破了100例,现在已经传播到了好几个城市,成都,张家界,西安,扬州……感觉这一波感染还会继续扩散,因为人群已经广泛的散步到全国各地了,而且还正值暑假这个出游的时节。

去年夏天,我从南京自驾去青海进行了一次长途的旅行,原本今年还计划再进行一次,这一次打算继续到新疆。可是这个假期都被这个疫情给毁了。自从南京开始爆发,新疆就开始到处抓南京人驱赶南京人,而现在,南京人想要出城也不是那么容易了。

这个夏天已经不期望太多了,只求自保,不要被感染,这个疫情赶紧过去吧。

无人机电池换新记

现在在用的无人机是大疆Mavic 2 Pro,这个无人机的使用体验真的挺坎坷的,主要问题还是在于它的电池。

19年的夏天我手上的三块电池都鼓包了,上网搜了一下好多这样的案例。一开始电话联系大疆的客服他们的答复是电池超过半年就不保修了。后来在微博上抱怨这个事情,大疆的客服看到并且联系我,帮我把三块电池都换新了。

去年夏天去了趟青海,在高原上飞行的时候电池也有点鼓包,当时真的有点吓到我,回来之后电池鼓包几乎消下去,于是便没有当回事。转眼又到了21年的夏天,三块电池又陆续鼓包…

因为是因为换过的电池,而且时间也过了两年,不太确定还能不能换新。但是我几乎可以肯定这是大疆品控的问题,因为鼓包问题太普遍了。最初大疆微博上的技术支持答复我说换新后的电池不能再换了。

就这样我又用了几次。但是随着鼓包越来越明显,我不敢再飞了。如果在飞行途中因为鼓包膨胀,导致触点松动,飞机断电坠落,砸到人那就闯大祸了。而且我甚至害怕把电池放在家里,因为担心电池会着火。在微博上说过我的担心之后,没想到大疆的技术支持联系我,说会为我妥善处理。从字里行间中我感觉到可以换新了,只是他们没有明着说出来。

于是把电池寄回去,然后等待结果,真的给我换了三块新的电池。这下我不用再担心电池会着火的问题了。而且距离Mavic 3 Pro的发布也近在咫尺,今年已经就会发布,毕竟二代机器已经是3年前发布的了,这样等三代发布时候,我可以把二代机器出掉,手上的新电池可以卖个不错的价钱。

本来对大疆的品控感到有些失望,不过客服的处理还是让我满意的,对大疆的好感度倍增,毕竟,我买了这么多大疆的设备,也算是深度用户了。

大促热情不再

国内的电商购物一年中有两个大促,一个是淘宝天猫主导的双11,一个是京东主导的618。往年这种大促都是一种线上线下的狂欢,尤其是规模更大历史更久一点的双11,而今年的热情真的淡了许多。我想,应该是很多人都已经麻木了。

从前两年开始这种大促的活动就不仅限于双11或者618这一天,大家也都不着急,消费的欲望被分散了,今年618开始得尤其的早,5.24就开始了,甚至有的平台5.20就开始了。不过我觉得持续时间长不是大家热情消减的原因,反而是前几年热情开始消减之后,电商为了创造一年更比一年高的数据而不得不拉长战线。

其中一个让人热情消减的原因就是,即使今年战线拉长到了接近一个月,但电商还是会时不时的把各种秒杀或者大幅满减放在半夜。今年我就发现我购物车中的好几个商品,上面的提示写着0:00-1:00秒杀,的确要比没有秒杀的时候价格便宜一些,但是总是在半夜玩弄顾客,好好的不能睡觉,总是让人不爽。于是有些不是不得不买的东西,我也就不参与了。与其放在半夜,为什么不在白天挑一个时间段来做秒杀,白天用户更多,甚至可以把秒杀时间缩短到半个小时。可能这些互联网大厂的员工都是996甚至007,不到12点是不会下班的,他们已经忘了还有很多人正常下班,12点前已经进入梦乡了。

另一个为人诟病的就是先涨价再优惠,导致价格与平时无异,甚至还会高一些的情况。这都是往年一直在玩的套路,大家已经疲惫了,不愿意再这么折腾,与其被折腾的半夜起床,不干脆提前买了,贵就贵一点,但是可以提前用上。其实我不喜欢这种大促,还有平时各种优惠活动日,元旦促销,春节促销,三八促销,母亲节,父亲节,等等。我认为沃尔玛的模式就很好,沃尔玛有一个口号就叫“天天低价”,人家真的是把日常的销售价格给降下来。国内的各种促销节日多了之后,买一些不着急的东西的时候就会放着,等到促销的时候看看有没有优惠,可时不时就会等到最后东西下架了,或者已经不想买了,而沃尔玛那种日常就保持低价,你不需要去等待促销,想买就直接买,不用担心后面会大幅度降价。我认为国内的电商大环境迟早要过渡到这个模式。就如同亚马逊那样,也有促销,典型的就是黑色星期五,但是人家的优惠幅度相比咱们真的不算什么了。

几个原因合起来,对这种大促就渐渐的不感冒了,看到几个想买的就买了,但是对于那些能不掺和就不掺和的,也就置之不理了。对于年尾的双11,要是没有什么优惠幅度特别大的东西,我懒得半天起来陪他们折腾。

写在Windows 11发布前

按照北京时间,今晚11点微软将要举办Windows 11的发布会,尽管微软这一个月来做了几次新系统的预热,但是对于系统名称一直守口如瓶,结果上周新系统的镜像都已经偷跑,而且我已经在虚拟机里用上了。

赶在微软正式公布Windows 11之前,我想就在虚拟机里简短的体验来说说新系统给我的感受。

话说我玩软硬件这么多年,自认为对新事物接受程度很高,而且也善于发现一些设备的特别用法,当初Windows Vista刚发布我就用上而且很喜欢,后来广受好评的Windows 7更不用说,到被喷成筛子的Windows 8我依然很喜欢,因为那个大大的磁贴和全屏的开始菜单我认为效率很高用起来很方便,Windows 10也继承了Windows 8的磁贴和全屏开始菜单。但是到了Windows 11,情况有了很大的不同。

我对Windows 11的主要意见集中在开始菜单的设计上,其他方面的设计更改无非是美学方面的,即使有些东西不喜欢,时间长了也就接受了,但是新的开始菜单的设计却关乎体验上的。简单来说,微软把Windows 11中的开始菜单按钮放在了底部任务栏的中央,而且这是默认选项,当你打开新的电脑,装好新的系统,映入眼帘的就是居中放置的开始菜单,这个设计简直太蠢了。

为什么我讨厌开始菜单居中放置?先来看看任务栏不同数量图标的对比。

当开始菜单居中放置的时候,随着我们打开软件数量的多少,开始菜单的位置会随着左右移动,这就让我们每次点击开始菜单都要注意一下它的具体位置,然后才好进行下一步的点击操作。即使将开始菜单放置于任务栏正中央并保持固定不动,那也并不方便,原因我稍后再说。

幸好Windows 11提供了将开始菜单放回传统的左下角的选项(虽然找这个设置花了点时间)。再来对比一下传统的将开始菜单放置下左下角的情况。

可以看到,开始菜单的位置是固定的,永远固定在左下角,不用操心随着软件打开的数量开始菜单到底跑哪里了。除此之外,任何一个之前打开的软件的图标位置也都是固定的,新打开的软件图标跟在右侧,不影响左侧的内容,这种方式很好。

为什么开始菜单放置在左下角是个非常好的方式?

这背后其实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人机交互的原则,费茨定律。费茨定律的内容非常简单,甚至你可以在日常的使用中都能归纳出来,但是它的影响确实至关重要的。费茨定律的内容就是,在以屏幕为介质的人机交互系统中,整个UI界面是存在边界的,并不是宇宙那样无垠的。既然屏幕是有边界的,操作的媒介又是鼠标,鼠标指针是永远都在界面的范围内移动的,那么很自然的,四个角落的内容是最好点击的。

为什么角落的内容最好点击?这很简单,我们每天都在这么实践。你不用瞄准鼠标,让指针精确的朝向左下角,你只要握着鼠标,大致的往左下角快速滑动,那么鼠标指针必然会落在屏幕的左下角,所以把开始按钮放置在这里,用户就可以很自然的随手一滑就打开开始菜单,而不用关注开始菜单的位置到底在哪里。

Continue reading

大猩猩的农场

从Top Gear一直看到The Grand Tour,对三贱客是越来越喜欢。三贱客最吸引人的不仅仅是他们的节目非常精彩,更有趣的是他们的毒舌,尤其是大猩猩,不管是谁什么组织,喷起来毫不犹豫,非常喜欢这样随性敢说的风格。

三贱客在汽车节目之余还各自制作了独立的节目,鼹鼠制作了世界的大工程,船长做了日本旅游节目,早就听说大猩猩要做个农场的节目,终于,现在终于来了,节目的名字就叫做《克拉克森的农场》(Clarkson’s Farm)。

一口气两天时间就把八集全部看完了。不得不感慨,这样的田园生活真的是非常向往的。不过,节目效果是一回事,真的自己务农又是另一回事,毕竟大猩猩有的是钱,为了节目效果可以随便按照自己的性子折腾。

这个节目也算让我开了眼界,不算不是科普类的视频,但也了解很多关于农业的知识,也见识了欧美现代农业机械化科学化耕作的方式,真的非常高效。

目前这个片子在B站有播放,不过我更习惯把喜欢的视频下载保存,所以在B站看完弹幕之后,便下载了一份在本地收藏。顺便我放个下载链接

很久没更新,我又水了一篇。有想要写的主题,但是要说的内容很长,就懒得动手写了,还得好好督促自己才行。

Continue reading

被二维码支配的恐惧

自从国内开始要求网络实名制之后,我就尽量避免使用国内的网络服务。在美团上点的瑞幸咖啡的外卖是我点的唯一的外卖。

因为大厦不给配送员上楼,所以以往配送员都直接把咖啡放在楼下门口的外卖取餐柜里,然后我收到取餐码后去取餐,这个取餐码一直都是手机号的最后四位。一直以来这种购买体验还都正常。

可是自从大约半个月前,在一次点咖啡后去取餐,这回却发现取餐柜的屏幕上写着数字键盘已经下线,只能让扫二维码取餐。我立马拨打了客服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个姑娘,倒是很爽快,问我外卖在哪个格子之后就远程帮我打开了。这让我感到很恶心,但起码问题解决了。

朋友帮我点了一杯咖啡。又一次被放进了取餐柜,配送员打电话通知我的时候还不忘告诉我一句,取餐码是我手机号的后四位,可能他都没有注意到,数字键盘已经被拿掉了。

原本屏幕上右侧的数字键盘不见了

这回我再一次拨通美团的客服电话,接电话的变成了一个男的。我让他帮我打开却遭到了拒绝,说没有这个能力,我说上一次就是客服帮我开的,他说他做不到,并一再让我扫二维码取餐。我说我不想扫码,我不喜欢二维码,我说你们为什么要把键盘拿掉,他说为了安全,我说你们才几个格子,安全都是借口。你们这样强迫我扫码,但我就是不想扫,然后他居然直接把电话挂了。

这事我后来发了微博,也收到美团客服的私信,想要索取我的信息来帮我解决问题。但是我没抱什么幻想,无非就是他们内部警告一下这个客服而已,而我想要的只是一个数字键盘,因为我不喜欢扫码,不喜欢到处授权,而这些互联网大厂是不会理的。

在很多人看来,我就是个异类。我不喜欢二维码,能在电脑上解决的东西就不喜欢在手机上操作,不喜欢砍掉网页版把用户强行推到App上的做法,不喜欢实名制,不喜欢各种微信授权。

二维码的确是有它的优势,在很多场景它更便捷,但是现在已经被滥用了。很多时候明明一个链接就能解决的事情,却非要强行“互联网化”一番,这样显得自己更加高科技。

我不喜欢实名制,这已经成了各种私人信息收集的最便捷的方式。互联网大厂巴不得翻遍你的户口本,即使他们根本不需要这么多数据。匿名化的时代互联网公司还要构建你的用户画像,而实名制则是自己把个人档案交了出去。

我在微信还没有要求实名的时候注册,而且一直也没有绑定手机,没有实名。我一直很珍惜这个号,我不喜欢实名制。但是这也带来一些麻烦,比如美团取餐,强制要求用户使用微信扫码,给予授权之后才能开柜,说到底,安全永远都是一个最好听最容易让人上当的幌子,数据才是目的。

另一个我经常遇到的场景是在停车场扫码付停车费。原本很简单的功能,输入车牌付款即可,却时不时遇到一些平台要求绑定才能使用,或者各种弹窗企图诱惑你绑定,我甚至遇到一家商场,扫码的时候直接让人先登录,没有账号的话就得注册,这吃相真的很难看了。

我经历过国内互联网的早期,那时候一切还都是匿名的,还都是很简单的,没有过度创造各种粘性,App甚至还没有启动广告。可是现在,一切都变得麻烦了,却又显得高大上了。沉寂于浮夸的表面下的还是那简单基本的需求而已。

我承认,我只是发发牢骚,我无法改变这个事实就是这个世界在向着更中心化、实名制这样的趋势在发展。我只希望,我不是孤独的。

塔拉真的飞往她的山了吗

我很少写书评,一个原因是懒,一个原因是我看完就基本忘了差不多了。但五一假期在家看了一本这两年很火热的书《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针对媒体对书的热捧和我对内容的理解,觉得可以说点什么。

这事一本类似小说文体的自传形式的个人成长历程。故事的主人翁叫做塔拉·韦斯特弗,是家里七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全家人一起生活在爱达荷州一个叫巴克峰的地方。塔拉的父母是摩门教教徒,认为政府会抢走他们的孩子拉到学校里去,给他们洗脑,教他们堕落的东西。所以塔拉在17岁之前都没有上过学。

塔拉的父母不仅不让孩子去上学,几乎是让自己的孩子封闭在大山里不去接触外面的世界,生病了不去看医生,而是自己用一些草药或者药水,要是没有效果,塔拉的父亲总会说上帝会让你健康起来的。塔拉的父亲一直在为世界末日做准备,在家附近贮存了能够应付世界末日的食品药品等资源。

这一家就是这么的神奇,很难想象这是在世界上最发达的美国,而且是在高度文明的20世纪与21世纪相交的时代。

除了奇葩的父母,塔拉还有一个情绪阴晴不定,经常对他使用暴力的哥哥肖恩。塔拉不止一次遭到哥哥肖恩的暴力欺负。直到最后一次,肖恩拿着一把刀威胁要杀了她。

随着一点点长大,塔拉终究还是在接触外面的世界的。塔拉的一个哥哥泰勒是最早离开巴克峰,选择去上学的,哥哥泰勒给了塔拉鼓励和引导。此外塔拉的男朋友查尔斯也给了塔拉很大的鼓励,给她勇气和信心去上学。塔拉把这种成长的过程叫做教育,她认为自己逃离了大山,飞往了教育的山。

但是塔拉真的飞往她的山了吗?

我认为塔拉并没有。塔拉即使去了杨百翰大学去学习,后来去了剑桥深造,又去了哈佛,但是毕竟在大山里生活了17年,思维方式是很难改变的。在书中,塔拉尽管后来大部分时间生活在外,但是一直放不下对大山的羁绊,仍然保持着联系,她并没有斩断这条对她只会造成困扰的纽带。

塔拉并没有飞往她的山,她只是自认为自己做到了。但是教育的确是有非常大的帮助,它让一个成长于扭曲的家庭的孩子成为一个无限接近正常的人。而她的故事,对于有类似经历的人,应该也是一种鼓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