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摄影作品

自从三月底我开始上班之后,这狗日的天气又很不巧的开始每逢周末节假日就下雨的节奏,导致我几乎没法好好的拍照,翻了翻图库,作品只有零星一点点。

虽然天气这个客观因素很不利,但还是抽了些时间拍摄。尽管周末下雨,但是平常工作日还是有不少好天气。进入夏天的好处就是气温没那么冷,起床变得容易,于是从上个月底天气转暖开始凌晨半夜出门赶在日出前去拍摄。不过坏处就是日出越来越早,想要赶在太阳升起前感到拍摄位置就得更早起床。

虽然辛苦了点,但功夫不负有心人,拍摄的作品还是比较满意的。略微遗憾的是这几次都没有能更早的起床,在天更黑的时候开始拍摄,留着在以后的拍摄中改善吧。

日出前睡梦中的城市

Continue reading

看,是樱花

春节后没有上班,去面试,有一家公司给了offer,尽管他们很急着我去入职,我还是推出到了3月底,一方面为了继续找找有没有更合适的,另一方面就是休息一下留出时间给樱花季的拍摄。

本来以为今年樱花季我不上班,可以好好拍摄一下,结果一场雨导致可以拍摄的时间大为缩短。但还是抽出了两天时间拍摄了一些樱花。这张照片已经在电脑里躺了有三周的时间了,今天总算初步把照片都修好了。

拍摄的时候几乎一直使用一支腾龙70-300的长焦镜头拍摄特写。本来想拍摄大场景的樱花,但是人实在太多了,实在找不到好看又不会把人拍进来的角度,所以还是略微有点遗憾,留给明年吧。

Continue reading

春季正当赏花时

在我市这个纬度上,二月底三月初是梅花盛开的季节,赏梅胜地梅花山中的梅花争奇斗艳,恰好今年我在春节后就没有上班,刚好有大把的时间可以用来拍摄。所以我也像老法师一样拿起了很威风的长焦镜头去拍摄梅花。话说我主要拍摄题材是风光与城市,用到长焦镜头的机会不多,一支腾龙SP 70-300 F4-5.6的镜头只是用来偶尔拍拍玩玩的,相比老法师动辄上万的镜头还是差太多了。

这支长焦镜头带有光学防抖,但是使用300mm焦距拍摄的时候即使有防抖也很有可能还是会受到抖动的影响,毕竟焦距太长了。我在拍摄的时候将相机模式设置为连拍,然后一个场景会同时拍下好几张,在连拍的过程中可以将抖动的影响降至最低,一组连拍中肯定会有清晰的。幸好我在相机内插了一张128G的CF卡和一张64G的SD卡,所以容量不是问题,不管怎么拍机会也很难拍满。唯一的问题就是连拍导致拍摄数量过多,后期筛选起来费时,不过总比拍的模糊照片不能用好。

现在这个时候樱花季也快要过去了,今年我也当然也没有错过,去拍了不少。但是积累的照片太多根本来不及修,接下来就是慢慢处理樱花的照片,等完成了再发出来。

Continue reading

谈谈摄影后期的必要性

前天在某社交平台发了张使用延时摄影中的一部分片子然后模拟长曝光效果的照片,收到一些回复,其中有一条是说照片是修出来的,是骗人的。我觉得这对摄影后期处理还是存在一些误解。

尽管这年头大部分人拍摄照片或多或少都会进行后期处理,但还是会有一些人坚持不做后期处理,甚至在相机上选择JPG直出。其实在很多年前我也是这样的。在上大学的时候自己用零花钱买了一部索尼H9长焦相机,拍摄了不少照片,然后也坚持不进行修饰。这些照片仍然在Blog中,如果往Blog刚建立时的那几年翻,就能看到。

但是当我从2011年底开始购入人生第一台单反之后,我对后期处理的态度就有了变化。摄影早在19世纪被发明出来时,最初的用处的确是用于纪实,包括现在新闻机构对于记者拍摄的片子依然保留要求不能做后期处理,仅仅只能转换为黑白和裁剪等简单的操作。

而另一方面,现在的摄影早已经跳出了纪实的范畴,摄影更多时候是艺术的一个门类,因此艺术院校都会有摄影相关的课程。尽管摄影与绘画和音乐相比艺术性没有那么强,但是摄影师通过摄影展现自己想要表达的内容仍然是艺术的一种。摄影后期处理是用于服务摄影师的意图,将摄影师头脑中想要展现给观众的画面通过技术的手段创造出来。摄影建立在自然上,并超越自然的表达。

其实,即使选择JPG直出也未必就是等同于人眼所见。相机在捕捉到光线再转换成电信号的时候需要进行一次转换,而这个转换过程中,每一个品牌对于色彩的解释都有些不同的,比如富士更具有胶片感,索尼的色彩更艳丽,只是相机默认的色彩设置为了符合所有用户所有的场景,都设置的最为朴实,最为平淡而已。

所以,除非从事纪实摄影,并没有必要纠结后期处理就是造假这个话题,直接将照片处理成更好看的样子没什么不好的。

最近的摄影作品

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发摄影作品了。工作中遇到些恶心事也没精力来管理博客。不过摄影还是有空就会去拍些东西的。

17年底去苏州和上海玩了,也去本地非常偏几乎要出省的地方玩了一趟,拍了些日常在城市中拍不到的片子。

今年定的计划是拍摄两万张快门次数,但是到过年为止也才拍了几百张,大大落后于计划的进度。好在梅花季的到来,带着相机去梅花山狠狠地大拍特拍,轻松的赶上了进度。可是按下快门轻松,后期修照片不易,真是个耗时费力的工程。

这些照片中,每张都进行了后期处理,而且有很多还进行了深度的后期处理,可以说和肉眼所见有很大的差异,不得不说摄影师是会骗人的。也许下次可以再出个后期处理前后的对比。

在魔都外白渡桥拍摄的苏州河夜景

Continue reading

一些延时摄影作品

延时摄影是一种特殊的摄影形式,在前期拍摄中它是一张张单张的照片序列,但是最终的成品是个视频。因为镜头视角较为固定而且是设定一个统一的前后间隔,然后通过程序或者遥控快门自动拍摄,一旦开始拍摄之后就不需要摄影师再过多的干预了,只要保证不离开机器避免被人顺走。

这种摄影形式已经存在很久,只是最近几年才愈发的流行,在观看过一些国内外的高质量的延时摄影作品之后我被深深吸引,因此也开始涉足拍摄延时摄影这一领域。虽然从开始第一段延时摄影片段到现在已经有两三年的时间,但是因为需要工作因此积累的素材片段并不多,还不够剪辑成一部影片。有时候感觉工作反而有点耽误事,不过为了生计也只能苟且。今后还要继续拍摄,积累到一定的素材之后就剪辑成一部完整的影片。

现在想要找个合适的视频托管平台真是不容易。好的平台都是国外的,比如YouTube或者Vimeo,不过已经被防火墙认证为优秀网络服务了。国内的太垃圾,全是广告,基本还停留在Flash,体验太差。实在无奈,最后选择了以GIF动画的方式在GIPHY上托管,可惜视频质量被压缩的非常厉害。只能凑合看了。


运气很好,遇到了台风后的魔都,天气简直好到爆表。这是从下午到傍晚的延时摄影。

Continue reading

一次短期的自驾

今年的十一放8天假,假期最后几天我开始了独自的短期自驾旅行,6号上午准备完毕就从家出发了。第一晚准备在杭州停留,赶在日落前到达,提前到达西湖边等待拍摄日落。不到两点进入杭州,定好酒店之后就收拾好器材往西湖边走。但是天气相当的不好,没有太阳的光线,也就没法拍到日落。

天黑了之后往断桥的方向走去,经过音乐喷泉的时候人越来越多,排起了队伍,原来是进去看喷泉表演的,据说进去还要进行安检。而我前方的路也被挡了起来,只能从苹果店那边的路口绕一圈再过去,人越来越多,想要往西湖边走都已经很困难了,实在不太懂有什么值得挤破头去看的。最后我来到了苹果店观摩,9月初刚换了iPhone 7 Plus,对手机没什么兴趣,不过苹果店的特点就是店内的设计很有艺术气息,上海苹果店的玻璃旋转楼梯就很有艺术感,而这里长长的玻璃楼梯则有一点后现代的感觉。

拍摄于上海南京路苹果店的玻璃旋转楼梯

Continue reading

最近的摄影作品

近一个越来杂事太多,加上长期的项目在身,思绪混乱,导致各种拖延,博客也怠慢了。好久没有发摄影作品了,最近的摄影作品也并不多。

暑假一共没拍几次,一半还都是去拍荷花了。上个月去了一趟青岛,心想趁着夏末气温凉爽拍点片子回来,没想到几天中天气都不是太好,也没几张很满意的作品。

无人机买了有一个月了,也飞了好几次,拍了一些片子,毕竟还是“新手上天”,不太敢飞太高太远,先玩熟练了再说。一直用惯了单反,最差的也是索尼一英寸底的黑卡相机,在电脑上看无人机拍摄的画质,一下子有点难以适应。虽说知道买的这款无人机画质不能和手上的相机比,毕竟便携比拍得好更重要,但还是缺乏一些心理准备,好在现在已经适应这个画质了…尽量白天光线好的时候拍,那样的话画质还算凑合的。

荷花池边的日落

Continue reading

日本关西旅游摄影

从日本回来看了下拍摄的照片,单反加上黑卡相机一共拍摄了3400多张,所以处理起来也很花时间,一直到现在终于修好了一部分。

去的时候飞机快降落在关西国际机场的时候天空阴沉沉的云层很厚。不过坐电车到京都,路上天气越来越好,蓝天白云,晴空高照。不过接着后来两天去清水寺和伏见稻荷大社天空一直都是多云,甚至厚厚的云层能挡住阳光很长一段时间,所以后来拍摄的照片有很多画面中光线并不好。

不过去之前看6月份是雨季,结果天天都是晴天,很给面子。到大阪之后云层更少,不过雾霾也是一天比一天更厉害,这倒是没有想到的。

后期处理的时候,在Photoshop中堆栈制作长曝光的效果,64G的内存居然用掉了63.5G,几乎全都被用光了。很难想象要是原先16G内存的话,电脑要卡成什么样。

京都的伏见稻荷大社是我最想去的景点。这两位穿和服的姑娘刚好从我的镜头前经过,让这张画面更有日本的气氛。

Continue reading

最近的摄影作品

上个月去这个视角拍摄,结果遇到一群人作死翻阅围栏,最后被保安驱赶。幸好我是第一个到的,被保安驱赶的时候已经拍了好些照片了。

过了一个月,我终于逐渐把上次拍的照片修出来了。去年也在这个视角拍摄过几张,相比去年的作品来看,今年的作品在后期处理上略微有了些提升。

之前也做过一张可是显得有点脏,于是换了一张重新做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