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化的陷阱

首先,的确要承认iPhone的功绩,它让数码设备全面进入到了智能化的阶段,并且还影响到了各行各业。中国人做事喜欢扎堆,看到当下流行什么就立马去做什么,很少有人发自内心的问一问我真的想要这么做么,这么做的好处是什么。

二维码这个东西是尽管很久之前日本发明的,但似乎一直只在日本国内流行,10多年前用过一部当年很潮的一部手机夏普903SH,里面就有二维码的功能,但当时国内几乎没几个人知道这是什么,也更无从说应用场景。依托腾讯QQ庞大的用户群体,微信迅速的在国内普及开来,也同时让二维码在国内普及开。二维码在很多场合下确实有它的方便之处,但并不是所有场合都适用。相比一张非接触性的NFC卡片来进出地铁,扫描二维码花费的时间更长,更容易造成排队。这是典型的智能化未必更好的一种应用。推广扫描二维码乘坐地铁,仅仅因为二维码这个概念还很新鲜,至少听起来很高大上,并且与互联网的相关服务联系起来,给人一种高科技带来美好生活的错觉。

智能停车场的概念听起来很棒。但是如果你了解下它的试用方式呢?车主使用App可以查找停车场,查看车位信息,并且可以预定。停车场内部每一个车位上都有一个地锁,这个锁一般在车位紧张的小区里经常能够看见,不过停车场的地锁是电动的,可以通过App远程遥控。当你在App预定了一个车位后,到达车位时,使用App解锁,然后把车停进去。你还可以在App查找车位,进行缴费。

听起来很美好,对吧?但是仔细想想,实在是有点化蛇添足的意味,原本很简单的东西,为了智能化而智能化,结果给弄复杂了。当前的一个问题就是,地锁检测到一定时间没有车的话会自动升起,可是这个时间该多长?技术好的司机十几秒就停好了,遇上新手或者技术不好的,几分钟都有可能,他在车位外磨蹭半天都是有可能的。此外,现在很多停车场已经有指示灯,方便查找空余的车位,你没有太大的必要去提前预定车位。如果你预定下午2点到4点这个时间段,如果你办事时间过长,导致5点才取车怎么办?后续从4点开始预约的车该如何处理。如果你3点就办完事情,那么剩下的一个小时岂不是造成了资源的浪费?如果车主岁数大不会用这个App怎么办?对于不知道的车主来说,他们不就是处于一种弱势地位了么。

这些看似美好的东西在我看来未必使生活更美好。它绑架了我们,用一种麻烦替代了另一种麻烦,而并没有解决实质问题。我们的生活是充满各种变化的,事情也是灵活的,我们很难做到把所有事情都计划好,并且也没有必要,这让人感觉丧失了自由。很多新兴事物,仅仅是因为流行这个所以才去做。智能化的东西应当仔细想好究竟这真的带给人们快乐了吗。不要因为自己赚了钱,而给别人带来新的麻烦。

春季正当赏花时

在我市这个纬度上,二月底三月初是梅花盛开的季节,赏梅胜地梅花山中的梅花争奇斗艳,恰好今年我在春节后就没有上班,刚好有大把的时间可以用来拍摄。所以我也像老法师一样拿起了很威风的长焦镜头去拍摄梅花。话说我主要拍摄题材是风光与城市,用到长焦镜头的机会不多,一支腾龙SP 70-300 F4-5.6的镜头只是用来偶尔拍拍玩玩的,相比老法师动辄上万的镜头还是差太多了。

这支长焦镜头带有光学防抖,但是使用300mm焦距拍摄的时候即使有防抖也很有可能还是会受到抖动的影响,毕竟焦距太长了。我在拍摄的时候将相机模式设置为连拍,然后一个场景会同时拍下好几张,在连拍的过程中可以将抖动的影响降至最低,一组连拍中肯定会有清晰的。幸好我在相机内插了一张128G的CF卡和一张64G的SD卡,所以容量不是问题,不管怎么拍机会也很难拍满。唯一的问题就是连拍导致拍摄数量过多,后期筛选起来费时,不过总比拍的模糊照片不能用好。

现在这个时候樱花季也快要过去了,今年我也当然也没有错过,去拍了不少。但是积累的照片太多根本来不及修,接下来就是慢慢处理樱花的照片,等完成了再发出来。

Continue reading

电梯就该有个电梯样

昨天去一家公司面试,公司在市中心曾经的本市最高楼中。很多年前换工作面试的时候来过这里,对这里的电梯有点印象,昨天让这个印象刷新并且更加深刻了。

这栋大楼的电梯是这样的,在电梯口有个像计算器一样的按钮,直接按下你想要去的楼层,然后机器的液晶屏会显示给你分配的电梯,比如D号电梯,你只要去D号电梯门口等着就行了。这看似很方便,但是有个很大的问题就是这必须得刷卡。这卡,当然是只有在这里上班的人才有。

对于我这种访客来说,这种要刷卡的电梯就非常的不方便。由于是9点钟早高峰,来上班的人络绎不绝,我向别人询问能否帮我刷一下,得到的答复是,这卡只能刷固定的楼层,你在哪层工作,就只能刷到哪层的电梯。站在旁边等着,希望能有个跟我去同一楼层的人出现。我要去29层,可是大多数都是去10几层的。向不远处的保安求助,答曰他们也没有卡没法帮我刷,让我等去同一楼层的,我说都差太远了。最后保安告诉我可以去31层,这层不用刷卡,这样我只需要下两层楼梯就可以了。

这种电梯看起来很高级,但是用起来很操蛋。而且等于对大楼里面的公司说,你们他妈的都别指望有访客了,因为他们没有卡刷电梯就上不去。电梯没了灵活性,那还叫电梯么。可以说这种方式避免了很多无关人员在大楼里闲晃,但是这种杀敌八百自损以前的傻逼逻辑还是挺操蛋的。仔细想想,电梯得刷卡,而且楼层还有限制,这特么还真很有1984的感觉。

谈谈摄影后期的必要性

前天在某社交平台发了张使用延时摄影中的一部分片子然后模拟长曝光效果的照片,收到一些回复,其中有一条是说照片是修出来的,是骗人的。我觉得这对摄影后期处理还是存在一些误解。

尽管这年头大部分人拍摄照片或多或少都会进行后期处理,但还是会有一些人坚持不做后期处理,甚至在相机上选择JPG直出。其实在很多年前我也是这样的。在上大学的时候自己用零花钱买了一部索尼H9长焦相机,拍摄了不少照片,然后也坚持不进行修饰。这些照片仍然在Blog中,如果往Blog刚建立时的那几年翻,就能看到。

但是当我从2011年底开始购入人生第一台单反之后,我对后期处理的态度就有了变化。摄影早在19世纪被发明出来时,最初的用处的确是用于纪实,包括现在新闻机构对于记者拍摄的片子依然保留要求不能做后期处理,仅仅只能转换为黑白和裁剪等简单的操作。

而另一方面,现在的摄影早已经跳出了纪实的范畴,摄影更多时候是艺术的一个门类,因此艺术院校都会有摄影相关的课程。尽管摄影与绘画和音乐相比艺术性没有那么强,但是摄影师通过摄影展现自己想要表达的内容仍然是艺术的一种。摄影后期处理是用于服务摄影师的意图,将摄影师头脑中想要展现给观众的画面通过技术的手段创造出来。摄影建立在自然上,并超越自然的表达。

其实,即使选择JPG直出也未必就是等同于人眼所见。相机在捕捉到光线再转换成电信号的时候需要进行一次转换,而这个转换过程中,每一个品牌对于色彩的解释都有些不同的,比如富士更具有胶片感,索尼的色彩更艳丽,只是相机默认的色彩设置为了符合所有用户所有的场景,都设置的最为朴实,最为平淡而已。

所以,除非从事纪实摄影,并没有必要纠结后期处理就是造假这个话题,直接将照片处理成更好看的样子没什么不好的。

以人为本其实只是个糊弄人的口号

从大学毕业到现在工作也有很多年了,工作过的公司已经超过一只手能数的过来的范畴。几乎面试每一家公司的时候,面试官都会说我们怎么怎么从员工的角度出发,讲究人性化,以人为本。

但其实在实际的工作中发现,在绝大部分的公司内以人为本其只是个糊弄人的口号而已。嘴上口号喊的响,可是身体上并没有相关的行动。公司的本质是人,可是公司把员工仅仅当作能够制造产出的劳动力。

倘若人的价值仅仅在于劳动生产,那不如使用机器是,还能24小时工作。人和机器不同,人是有思想的,工作不仅仅是我出卖时间换取你的金钱这么简单。在工作至于我们还需要价值认同,成长空间,日常关怀。可是大部分公司都有意识或者无意识的忽略这一点,那么员工流动率高也不足为奇。

我碰到最恶心的事情就是我一个做设计的隶属于研发部门,因为客服那边人手不够想要研发这边帮忙打电话给客户做回访,我说了句不想打,就被公司认定为是工作态度差。这样的公司要能发展的好那真的是见鬼了。

一件本职工作以为的事情只是强硬的摊派,不去做沟通,不去理解员工的心里想法,那么这公司迟早要完。事实上也差不多快了。

最近的摄影作品

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发摄影作品了。工作中遇到些恶心事也没精力来管理博客。不过摄影还是有空就会去拍些东西的。

17年底去苏州和上海玩了,也去本地非常偏几乎要出省的地方玩了一趟,拍了些日常在城市中拍不到的片子。

今年定的计划是拍摄两万张快门次数,但是到过年为止也才拍了几百张,大大落后于计划的进度。好在梅花季的到来,带着相机去梅花山狠狠地大拍特拍,轻松的赶上了进度。可是按下快门轻松,后期修照片不易,真是个耗时费力的工程。

这些照片中,每张都进行了后期处理,而且有很多还进行了深度的后期处理,可以说和肉眼所见有很大的差异,不得不说摄影师是会骗人的。也许下次可以再出个后期处理前后的对比。

在魔都外白渡桥拍摄的苏州河夜景

Continue reading

盛情难却下的负担

很久没有更新,计划赶不上变化,发生了些事情,打乱了节奏,刚好又遇到过年,败家娘们儿要回娘家,我也不情愿的跟去了。

我是根本不想去的,但是只有我能开车,而且毕竟理由正当,一年回去一次,也不好推脱,只能上路。但是农村那地方和我生长的环境差异太大了,真的非常不习惯,没有热水,没有暖气,没有空调,水龙头里的水都是屋顶水塔里蓄的,用完就没水洗手了,甚至连个垃圾桶都没有。

由于没有地方洗澡,熬个三个晚上,最后一天回到家才狠狠的把全身上下洗个干净,恨不得想要用上洗碗的钢丝刷才算洗的干净。400公里不到的路程,去的时候开了7小时45分钟,回来在服务区停留的更短却还是开了7小时50分钟,等于浪费两天在路上。

最后一天回来时候出发前,败家娘们儿爸妈往后备箱塞了好多东西,一麻袋白菜,一桶油,一麻袋花生,甚至还有一大袋面粉。我一个劲的劝说不要这么多,我们吃不掉这么多,放久了也是负担,尤其是面粉,我们根本从来不自己做面点,要这个有何用。

可以说这是老人家的好心好意。可我却认为这就类似于好心办坏事,给我们徒增负担。这与送礼表达心意为主还不同,这真的是一大堆东西,不管我们需不需要全一股脑塞过来,把自认为好的东西强加给别人。盛情难却不是什么好事,把握合适的度很重要,否则对别人来说就是负担。

扶不起的火狐

记得是10年前,2008年的时候,尽管多次声称自己不会涉足浏览器市场,可Google最后还是在下半年祭出了Chrome。没想到10年河东10年河西,火狐与IE缠斗10多年也没能占到多少便宜,而Chrome用了不到10年就占据了大半江山。当然,这与微软战略失误,放弃IE的同时Edge却不够成熟的自毁羽翼的做法不无关系。

可为什么不是火狐?

10多年我还在用Maxthon,一款以IE为核心的浏览器。尽管现在Maxthon也已经奄奄一息,至少在当时用起来感觉还挺不错的。可是在频繁的假死之后终于忍无可忍还是换了当时火热的火狐。尽管一开始也是经历了各种不习惯,有些扩展也不够好用,但慢慢的还是坚持下来,也逐渐习惯了。

可尽管好评率比IE高出很多,但火狐的占有率似乎达到极限就再也难以逾越。而此时,看似无足轻重的对手Chrome出现了。尽管Chrome一开始就如同在21世纪驾驶一辆老爷车那般简陋,但Google的品牌与产品自身快速迭代还是迎来了好评。

而现在,火狐也和Chrome搞起了版本号竞赛。在经历火狐升级到57版本时,扩展的架构被重写,于是所有扩展都要重新来过以兼容新版本,而有些扩展的作者因为太过复杂直接放弃了。

但我还是坚持使用火狐,尽管我平常会同时使用这两个浏览器,而至少在使用体验上,Chrome给我的感觉还是逊色一些。为了让浏览器恢复以往的功能性与使用体验,几乎大部分的扩展都找到了替代品,但是在性能和体验上,真的难以达到往日的样子,也许,因为架构的更改,再也达不到了。

不过,只要功能性能够达到,性能差一点也无妨,至于习惯,那毕竟是习惯,习惯是可以修改与培养的。但火狐进入最新的58.0.1之后,一个致命的bug让我猝不及防:不论是在新标签打开页面还是点击页面中的链接,都无法加载。一开始以为是网络问题,可Chrome中打开却是正常的。

时间消耗掉耐心之后,选择在任务管理器中杀掉进程然后重启。这起作用了,页面能加载了。可是好景不长,甚至连一分钟都没到,问题又出现了。接着,我尝试禁用掉所有扩展重启,但现象依旧。此外,在安装了同样版本同样扩展的Surface上,也遇到了一样的问题。

我不知道哪里出问题了,毫无头绪。幸运的是在公司的电脑上的火狐并没有遇上这个致命的bug。在与Chrome追赶的过程中,火狐很难再保持以往的品质。尽管我仍然在使用火狐,但也许不久之后就要考虑迁移的问题了。

改进读书方式

看了路易大叔2017年的阅读总结,不仅感概读书之多,也感概记录之详细。

虽然我读书数量没有路易大叔那么多,但是自认为也不少。可是经常一年下来自己今年读了多少书并没有明确的记载,也只能记个大概。哪些书是今年读的,花了多久,都印象不深了,尤其是时隔较久的上半年。

因此,我决定也要改进一下读书的方式,从记录的方面先着手。在最近读的一本书《最佳工作场景》开始,我在每次阅读开始之前在页面的边上用铅笔标注起始时间,然后在结束这一段时间的阅读时,用铅笔标注结束时间。

这样的好处是每次阅读时间都有准确的记录,而且知道开始记录,在阅读中就可以尽量避免头脑开小差,继续保持专注。在一本书读完之后可以总结阅读时间,再根据页数,判断阅读的速度如何。有了记录,在统计的时候就很清楚了,也不会让自己搞不清楚今年都读了哪些书。

话说,333页的《最佳工作场景》花了接近7个小时读完,不知道是快了还是慢了。

天冷使人年轻

最近气温非常低,进入一年中最冷的时候。事实证明,天冷使人年轻,不信你看隔壁王大爷,冻的跟孙子似的。

记忆中,这应该是近10年来最冷的一个冬天了,持续时间之长,气温之低,真的让人在户外无法久留。以往每年最冷的时候最低温度也就只有-7°C,而且往往只有一两天,可是今年却出现了持续的低于-7°C的低温,而且最低甚至到了-9°C。曾经有几次准备早起去拍日出,可是都被寒冷的天气逼得无法出门。

近年来一直都在说全球气候变暖,可是这种极寒的天气也变得多了起来,还真不好说到底是变暖了还是变冷。不过好在看了预报,似乎过年期间气温总算有所回升,我终于又可以早起去拍摄日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