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由古代理解现代的佳作

前不久花了大约半个月的时间读完了《中央帝国的财政密码》,不得不说,这真是一本相当不错的书,而且我认为每个人都有读一读这本书的必要。

这本书虽然包含历史,但是侧重讲述经济,并加入了作者的分析与见解。剖析古代经济方面的书很少,这本书算是一个突破。中国人自古以来就不太重视经济,更看重政治和军事活动。尽管经济被忽视,但是它使用会在背后发挥作用。

这本书的引子部分,作者讲述了汉朝初期的经济。这才发现,原来中国历史上曾经有过几十年最符合亚当·斯密“小政府,大社会”的构想的。从汉高祖到文景之治,汉朝的统治者奉行“黄老之术”,政府只收税负责应对对外战争,并不干预或者参与经济活动,所以汉初的经济是高度自由与繁荣的。汉文帝甚至可以一连十几年不收农业税。

但是汉武帝好大喜功,更严重的是,他放弃了汉初的黄老之术的思路,将中央集权带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战争和各种工程都需要钱,汉武帝将发行货币权力收归国有,并且在铸造的时候掺入杂质让货币贬值,抽取民间财富。同时又开始卖官卖爵获得收入。又把盐铁等资源收归国有,政府直接参与垄断经营。

这一切看起来很熟悉是不是?在今天的社会也能看到汉朝的影子对不对?可以说汉武帝打造的“样板房”影响至今。所以读完这本书我才认为我们有必要都去读一读,借由古代的案例来了解当今社会各种政策的动机和原理。

在一开始读引子部分的时候,我就好奇这本书居然能发行出来,因为书中所写几乎是高度隐射当今社会。担心以后可能会买不到,也为了以后向朋友们推荐,所以我又买了一本作为收藏。

智能化的陷阱

首先,的确要承认iPhone的功绩,它让数码设备全面进入到了智能化的阶段,并且还影响到了各行各业。中国人做事喜欢扎堆,看到当下流行什么就立马去做什么,很少有人发自内心的问一问我真的想要这么做么,这么做的好处是什么。

二维码这个东西是尽管很久之前日本发明的,但似乎一直只在日本国内流行,10多年前用过一部当年很潮的一部手机夏普903SH,里面就有二维码的功能,但当时国内几乎没几个人知道这是什么,也更无从说应用场景。依托腾讯QQ庞大的用户群体,微信迅速的在国内普及开来,也同时让二维码在国内普及开。二维码在很多场合下确实有它的方便之处,但并不是所有场合都适用。相比一张非接触性的NFC卡片来进出地铁,扫描二维码花费的时间更长,更容易造成排队。这是典型的智能化未必更好的一种应用。推广扫描二维码乘坐地铁,仅仅因为二维码这个概念还很新鲜,至少听起来很高大上,并且与互联网的相关服务联系起来,给人一种高科技带来美好生活的错觉。

智能停车场的概念听起来很棒。但是如果你了解下它的试用方式呢?车主使用App可以查找停车场,查看车位信息,并且可以预定。停车场内部每一个车位上都有一个地锁,这个锁一般在车位紧张的小区里经常能够看见,不过停车场的地锁是电动的,可以通过App远程遥控。当你在App预定了一个车位后,到达车位时,使用App解锁,然后把车停进去。你还可以在App查找车位,进行缴费。

听起来很美好,对吧?但是仔细想想,实在是有点化蛇添足的意味,原本很简单的东西,为了智能化而智能化,结果给弄复杂了。当前的一个问题就是,地锁检测到一定时间没有车的话会自动升起,可是这个时间该多长?技术好的司机十几秒就停好了,遇上新手或者技术不好的,几分钟都有可能,他在车位外磨蹭半天都是有可能的。此外,现在很多停车场已经有指示灯,方便查找空余的车位,你没有太大的必要去提前预定车位。如果你预定下午2点到4点这个时间段,如果你办事时间过长,导致5点才取车怎么办?后续从4点开始预约的车该如何处理。如果你3点就办完事情,那么剩下的一个小时岂不是造成了资源的浪费?如果车主岁数大不会用这个App怎么办?对于不知道的车主来说,他们不就是处于一种弱势地位了么。

这些看似美好的东西在我看来未必使生活更美好。它绑架了我们,用一种麻烦替代了另一种麻烦,而并没有解决实质问题。我们的生活是充满各种变化的,事情也是灵活的,我们很难做到把所有事情都计划好,并且也没有必要,这让人感觉丧失了自由。很多新兴事物,仅仅是因为流行这个所以才去做。智能化的东西应当仔细想好究竟这真的带给人们快乐了吗。不要因为自己赚了钱,而给别人带来新的麻烦。

谈谈摄影后期的必要性

前天在某社交平台发了张使用延时摄影中的一部分片子然后模拟长曝光效果的照片,收到一些回复,其中有一条是说照片是修出来的,是骗人的。我觉得这对摄影后期处理还是存在一些误解。

尽管这年头大部分人拍摄照片或多或少都会进行后期处理,但还是会有一些人坚持不做后期处理,甚至在相机上选择JPG直出。其实在很多年前我也是这样的。在上大学的时候自己用零花钱买了一部索尼H9长焦相机,拍摄了不少照片,然后也坚持不进行修饰。这些照片仍然在Blog中,如果往Blog刚建立时的那几年翻,就能看到。

但是当我从2011年底开始购入人生第一台单反之后,我对后期处理的态度就有了变化。摄影早在19世纪被发明出来时,最初的用处的确是用于纪实,包括现在新闻机构对于记者拍摄的片子依然保留要求不能做后期处理,仅仅只能转换为黑白和裁剪等简单的操作。

而另一方面,现在的摄影早已经跳出了纪实的范畴,摄影更多时候是艺术的一个门类,因此艺术院校都会有摄影相关的课程。尽管摄影与绘画和音乐相比艺术性没有那么强,但是摄影师通过摄影展现自己想要表达的内容仍然是艺术的一种。摄影后期处理是用于服务摄影师的意图,将摄影师头脑中想要展现给观众的画面通过技术的手段创造出来。摄影建立在自然上,并超越自然的表达。

其实,即使选择JPG直出也未必就是等同于人眼所见。相机在捕捉到光线再转换成电信号的时候需要进行一次转换,而这个转换过程中,每一个品牌对于色彩的解释都有些不同的,比如富士更具有胶片感,索尼的色彩更艳丽,只是相机默认的色彩设置为了符合所有用户所有的场景,都设置的最为朴实,最为平淡而已。

所以,除非从事纪实摄影,并没有必要纠结后期处理就是造假这个话题,直接将照片处理成更好看的样子没什么不好的。

如果民意可以决定一切,则司法没有意义

说起来惭愧,如果不是最近多个网站都有关于江歌案的文章,我还不知道有这件事。网上对于当事人刘鑫见死不救事后若无其事的态度讨伐相当强烈。前几日又听闻嘴炮威力不小的咪蒙也对这件事发表了看法,更在最后发起呼吁情愿要求给予凶手死刑。

我倒不想谈这件凶杀案本身,而对于以咪蒙这些大V为主导的民意有些看法。我们生活在这个社会中,遵从社会的一般道德规范,对好人给予夸奖,对坏人给予惩罚。可常常我们却滥用了道德的力量,利用群体意志进行口诛笔伐,甚至定罪。良好的道德能够让社会温暖和谐,但并不能解决一切问题。

杀人犯当然憎恨,也必须受到惩罚与制裁。但不是依靠道德,而是通过法律。只有法律才有力量去给一个人定罪。我们憎恨一个人,强烈的民意使用道德的力量不惜以最极端的刑罚来惩罚,这并不是正义,而是用一种暴力去制裁另一个暴力。

司法是不应当受到外力的影响能够独立做出决断的。发起请愿企图给予凶手死刑,这是可笑的,完全破坏了司法的独立性。案件发生在日本,作为民主国家日本的司法是独立的。当然,发起请愿的人认为这能够奏效,往往这在这里也确实奏效。但日本与这里不一样。

这件事让我想起了一部经典的日剧《Legal High 2》里面的情节。强烈的民意要求给予嫌疑人死刑的惩罚,而辩护律师古美门是这样辩论的:

“人们都会见自己想见的,听自己想听的,信自己想信的东西。我坚持上诉是因为你们不是出于证据而是顺应民意起诉她。即使是国民的愚蠢期待,你们也会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要求判被告人死刑吗?生命权是人的自然权利,夺走无辜之人的生命,即使是国家也等同于杀人犯。她不是恶魔,真正的恶魔是无限膨胀的民意,要是民意想判一个人死刑,那就判吧!如果民意可以决定一切,那也就不需要这种拘泥于形式的建筑和郑重的程序,也不需要一脸傲慢的老头子和老太婆来下判决了。”

经常,人们是无知的,被气氛冲昏了头脑,为了达到想要的结果和偏离了合理的路径,却忘了在这之中程序正义才是最重要的。因为只有程序正义,才能保证每一个人的公平。

共享单车未必是个好生意

近一年来各地开始流行共享单车。这的确是很方便的东西,绿色环保,还避开了堵车。但是仔细想想,我觉得共享单车未必是个好生意。

为什么说共享单车未必是个好生意。共享单车是规模性的生意,只有投入的车辆越多,让用户越能方便的找到车辆,才能吸引用户。而前期的大规模投入无非就是在烧钱。

而用户的用车成本很低,很难从每个用户每次骑车的花费中赚取利润。现在的做法是要想骑车得先缴纳押金,这确实能进行不部分的资金回笼,但是和投入的比例相比,只能弥补一部分而已。况且在国人素质堪忧的情况下,车辆的损坏丢失非常多。同时,因为车辆会被人骑的越来越分散,后期维护的难度也会越来越大。

有人说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有了用户(或者流量)就能赚钱。可是,共享单车这种使用场景,用户恐怕只有在用车的时候才会打开app,即使骑车骑了很久,而app的使用时间也只是短短一瞬。互联网公司赚钱一个最基本的方式就是广告,而共享单车这个使用场景很难想出什么有效的投放广告的方式。

所以,我能理解的是,共享单车通过融资烧钱占领市场,然后利用押金这种方式进行集资,利用这笔资金进行投资,或者将公司卖掉。对于股东来说,这应该是比较合理的“盈利模式”。

有很多事物看起来很美好,但未必能一直走下去,共享单车就是其一。对于公司来说,目标就是赚钱,如果这门生意并不能赚钱,那么是不可能维持下去的。而我认为,共享单车这门生意,最佳的方式是由政府来运营,作为城市的基建项目,不是为了赚钱,这样才能进行的下去。

话说回来,共享单车确实是很便利。希望他们能够发现盈利模式,将这门生意进行下去。

996赚了进度,失掉的却不只是人心

working-overtime

最近58同城全公司开始实行996工作制的新闻又让996工作制处于风口浪尖。甚至CEO的微博上全是58同城员工的骂声。

作为一个前996工作制的公司的员工,我总想说点什么。

996工作制就是指早上9点工作到晚上9点,一周工作6天。因此,996工作制比传统的一周40小时工作时长多了32个小时!

996工作制是谁或者什么公司发明的已经无从追溯了,在国内似乎是阿里巴巴最先大规模使用的。IT行业虽然薪资出于较高的水平,但是相比其他行业,IT行业的加班也是遍地是灾的地步了。

996赚了进度

简单的通过延长工作时间确实能够起到堆砌进度的目的。只要待办事项上还有可以安排的任务,多出来的时间就能够用于工作。所以,互联网行业的节奏是很快的,几天一个迭代,一两周就是一个版本是很常见的。但是背后却是员工辛辛苦苦的工作为代价。

但是相比996赚了进度,公司失去的却是更多。很多东西是无法估量的,你没有办法去衡量究竟会带来多么严重的后果,但是后果迟早会发生的。

丢失人心

996这种流氓的工作制度首先丢失的就是人心。丢失人心的损失的后果是无法估量的。正如58同城宣布实行996工作制,却导致CEO的微博被骂声淹没一样,丧失了人心给企业带来的损失是最严重也是很难挽回的。

当一个公司丢失了人心,员工不再有归属感。员工的工作更多只是机械性的完成任务。当员工每天9点下班,住的远甚至需要一两个小时的通勤成本,他们对待工作只是希望能够尽快的完成任务,尽早的回家休息而已。

限制创造力

除了人心,996工作制还会导致创造力的不足,降低企业创新的能力。正如很多从事艺术创作的人的伟大创意都是在休息放松或是外出散步时获取到的灵感一样,企业的创造力也需要通过劳逸结合才能产生。

Google曾经有一个很有名的规定,员工都可以获得20%的自由时间,这个时间可以自由支配。很多员工利用这20%内的时间诞生了很多新的想法和新的技术方案,而最终,员工的新想法和新方案总是会利用到工作中去的。因此,企业看似损失了一定的工作时间,但是却收获了更多。

20%的自由时间代表了Google自由、开放的企业文化。这20%时间内诞生了很多新的想法和创意,比如全世界最好用的电子邮箱——Gmail。看似损失了20%的工作时间,但是并不妨碍Google逐渐成长为全世界顶尖的企业。

Continue reading

会议应该怎么开才有效率

工作中是避免不了开会的。各种会议眼花缭乱,几乎一进会议室,没有半天是出不来了,而正常的工作内容只能被耽搁。所以会议应该怎么开才有效率是有学问的。

要让参会的人对整体有大概的了解。将会议中需要使用到的Word或者PPT演示文档事先通过邮件或者其他的方式发布给参会的人员,让每个人都事先过一遍,这样对会议整体需要讨论什么有大概的了解。同事也便于参会人员实现有所准备,对将要讨论的问题先进行一番思考,整理会议中需要提出的问题。

给会议设定时长。会议经常会从讨论方案而变得侃侃而谈,时间也就匆匆流逝。为了避免会议时间过长,耽误了本来应该做事的时间,给会议设定时长是必须的。设定时长能让人有紧迫感,不在一个议题上浪费太多无谓的时间。

将疑惑记录下来。会议是讨论问题的,快速的将Word文档或者PPT演示文档中的要点沟通一遍,将有疑问的问题记录下来,而不是立即展开讨论耽误后续的进程。这是非常容易忽略的一点,会议的发起人应该控制好会议的节奏,当有疑问提出的时候不是记录下来稍后讨论而是立刻展开,这离侃侃而谈就没有多远了。

适当减小会议规模。通常会议会召集多个部门,多个职位的人来进行。但会议讨论到一定进度的时候,议题已经和一些人不相关了。这时,与其让他们在会议中无所事事,甚至埋头玩起手机,不如适当减小会议规模,让已经无关的人可以回去做自己手上的工作。这么做还有个好处就是趁着记忆还很新,可以回去处理会议中的问题。而若继续留在会议中,记忆就会被后续的无关内容所干扰。

集中解答疑问。刚刚说过,在讨论的时候将反馈的疑问统一记录下来,而在会议的最后设立一个环节,集中解答各种疑问。这样会比在讨论过程中遇到疑问就停下来解答更有效率,同时讨论内容都围绕一个问题,也就会更加具体。

适当的休息。有些会议的内容非常多,比如技术会议。所以在开会讨论了一定时间之后就应当适当的休息一下,让参与的人员能够进行放松,对于接下来的继续讨论是有帮助的。

以上都是我在工作中各种应接不暇的冗长的会议中思考出来的。为什么需要那么多会,为什么会议时间总是那么长。其实是太随意了,没有规划,所以最终导致会议占据了太多的工作时间,一听到开会就让人头疼。

通过这几个方法可以大幅度缩小开会时长并提升效率。其实做好这几点很容易,企业应该有针对会议的规范,或者进行培训,这对提升效率是很有帮助的。

医疗资源紧张真的怪人多?

上周儿子去社区医院体检,回来之后当晚就发烧了。顺便要吐糟一下,国内的医院的卫生条件实在差,而且人多又容易传染。

第二天去了人比较少的儿童医院河西分院看病,确实是被传染的,需要输液。两天下来略微好转一些,但并没有完全好。周末我休息了之后由我带去医院继续输液、检查。

周六早上不到10点到达医院,一天100个号的限额已经没有了。后来和医生沟通给加了号才挂上。所以这家距离河西100多万居民最近的儿童医院河西分院一天限额是100个。周六的内科只有两名医生。

不过,河西的儿童医院目前正在建设中,还没有全部开放。据说完全建好之后会把广州路的儿童医院全部搬过来。广州路的儿童医院我见识过很多次了。永远是人满为患,医生永远是不够用。有一次周末去看皮肤科,只有3个医生,排了两个多小时的队。

所以即使搬到更大的新建设的河西,儿童医院也肯定会照样排队。简单讲,只是换一个地方排队而已。大楼容量,停车场的容量,都不是造成看病难的原因。根源还是在于医生太少。而领导们总是会把问题粉饰为人口多造成的,而这种思维也被印到了屁民的骨髓里。

不建设第二儿童医院,第三儿童医院,不增加医师数量,绝不可能解决看病难的问题。

我一直都认为,中国已经很富有(至少政府是的),世界一流的硬件即使造不出,也能买的来。但管理才是关键,即使用上了世界一流的硬件,被世界上最烂的组织管理,仍然是一坨翔。

别再认为医疗资源紧张是人多造成的,是管理部门根本不重视。国内还在看病难的时候,却在对外大把大把的搞金元外交。拉美的外债说免就免。屁民也就只能这么憋屈着了。

英国脱欧是民主的胜利

英国闹了个大新闻。经过一天的投票,全民公投的结果显示,超过半数的人赞成脱欧。尽管不论英国是留在欧盟还是退出欧盟,各方有各方的说法,正反两种结论都能说出好处。不过最终事实是好是好只有时间能给出答案。

换个角度看。作为一个中国居民,因为身份证上没写我是公民,英国全民公投有点太监偷听别人叫床的意味。从中国“太监”的角度看,不论英国公投的投票结果如何,最终都是民主的胜利。英国人通过全民公投以直接民主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随着二战后国际秩序重新建立,以及90年代苏联解体后,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已经采用了代议制的民主制度。但是今年来国际社会民主制度的情况并不太好。遥远的东方一个文明古国做着大国觉醒的梦,使用金元外交的手腕,试图干扰国际秩序,并企图获取国际社会的认可,而西方发达民主国家为了经济利益不惜采取绥靖政策。

作为曾经的日不落帝国,在当今世界仍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的英国,此次的全民公投向全世界展示了什么是民主。不管民众是清醒还是糊涂,说英国人是荒唐的民主也好——我想这种说法肯定会在国内各大新闻媒体中广为宣传——英国人使用了他们最宝贵,最引以为傲的力量。这股力量不仅使英国成为世界第一个伟大国家,同时也为大西洋西岸建立了一个同样伟大的国家,美国,提供了制度参考。

所以,不论结局如何,英国人拥有选择的权利,就是他们最大的优势。即使在公投之外,代议制民主制度也是他们引以为傲的制度。

不是不好用,只是你摆脱不了守旧的思维习惯

经常,在一些科技网站关于Windows 10的新闻下面,总会有人说微软不好好做系统,非要把手机上触摸屏用的大方块弄到电脑上,结果把电脑弄得很不方便操作,于是打算继续停留在Windows 7甚至XP系统。

对于这种言论,一开始感觉很莫名其妙,后来看多了就习惯了。哪怕微软从Windows 8时代开始,把方块的磁贴带入开始菜单以来,已经有接近4年的时间了,还是有大把大把的人抱有这样的想法。

其实我认为,根本不是Windows 10不好用,这是他们摆脱不了守旧的思维习惯而已!

从Windows 8的开始屏幕开始,就非常好用,胜过Windows 7很多。尽管Windows 10的开始菜单已经很不错了,但是Windows 8的更棒。虽然磁贴最早是设计用于触摸屏上的,但是就算你的电脑没有触摸屏,你仍然可以使用鼠标来操作,仍然比以往更方便!

Windows 7及以前的开始菜单只是利用了屏幕左下角的一小块区域,屏幕剩余的区域没有利用,而且也是不可点击的,一旦点击到开始菜单以外的区域,开始菜单就关闭了。而Windows 8的开始屏幕使用了整个屏幕区域,将常用软件和App以方块磁贴的方式展示,这使用起来绝对是更方便的。

在用户界面与用户体验领域有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叫做费茨定律,或者叫做费茨法则。1954年,当时担任美国空军人类工程学部门主任的保罗·费茨(Paul M. Fitts)博士,对人类操作过程中的运动特征、运动时间、运动范围和运动准确性进行了研究后提出。费茨定律简单的概括包含两点:一是,相比于屏幕中央的内容,屏幕四个角落的内容更容易点击;二是,当目标越大(可以理解为按钮或者链接),越容易点击。

在Windows 8的系统中,微软就很好的利用了费茨定律。鼠标只要拖动到左下角就能点击开始菜单,甚至闭着眼都能做到,只要往这个方向拖动鼠标是怎么也不会超出屏幕的。而大号的磁贴则让以往在开始菜单中只占一小行的内容变得更大更好点击。

Windows 10将这些延续了下来。为了迎合太多这么说的喷子,做了让步,将“传统”的开始菜单了回来,只是这里依然有很多磁贴,但也足够好了。可是依然有人不满意。

所以,相比抱怨微软这么设计让系统变得不好用。我倒认为这帮喷子根本都没有去尝试一遍再来说话。说到底,他们就是摆脱不了旧有的思维习惯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