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6赚了进度,失掉的却不只是人心

working-overtime

最近58同城全公司开始实行996工作制的新闻又让996工作制处于风口浪尖。甚至CEO的微博上全是58同城员工的骂声。

作为一个前996工作制的公司的员工,我总想说点什么。

996工作制就是指早上9点工作到晚上9点,一周工作6天。因此,996工作制比传统的一周40小时工作时长多了32个小时!

996工作制是谁或者什么公司发明的已经无从追溯了,在国内似乎是阿里巴巴最先大规模使用的。IT行业虽然薪资出于较高的水平,但是相比其他行业,IT行业的加班也是遍地是灾的地步了。

996赚了进度

简单的通过延长工作时间确实能够起到堆砌进度的目的。只要待办事项上还有可以安排的任务,多出来的时间就能够用于工作。所以,互联网行业的节奏是很快的,几天一个迭代,一两周就是一个版本是很常见的。但是背后却是员工辛辛苦苦的工作为代价。

但是相比996赚了进度,公司失去的却是更多。很多东西是无法估量的,你没有办法去衡量究竟会带来多么严重的后果,但是后果迟早会发生的。

丢失人心

996这种流氓的工作制度首先丢失的就是人心。丢失人心的损失的后果是无法估量的。正如58同城宣布实行996工作制,却导致CEO的微博被骂声淹没一样,丧失了人心给企业带来的损失是最严重也是很难挽回的。

当一个公司丢失了人心,员工不再有归属感。员工的工作更多只是机械性的完成任务。当员工每天9点下班,住的远甚至需要一两个小时的通勤成本,他们对待工作只是希望能够尽快的完成任务,尽早的回家休息而已。

限制创造力

除了人心,996工作制还会导致创造力的不足,降低企业创新的能力。正如很多从事艺术创作的人的伟大创意都是在休息放松或是外出散步时获取到的灵感一样,企业的创造力也需要通过劳逸结合才能产生。

Google曾经有一个很有名的规定,员工都可以获得20%的自由时间,这个时间可以自由支配。很多员工利用这20%内的时间诞生了很多新的想法和新的技术方案,而最终,员工的新想法和新方案总是会利用到工作中去的。因此,企业看似损失了一定的工作时间,但是却收获了更多。

20%的自由时间代表了Google自由、开放的企业文化。这20%时间内诞生了很多新的想法和创意,比如全世界最好用的电子邮箱——Gmail。看似损失了20%的工作时间,但是并不妨碍Google逐渐成长为全世界顶尖的企业。

Continue reading

会议应该怎么开才有效率

工作中是避免不了开会的。各种会议眼花缭乱,几乎一进会议室,没有半天是出不来了,而正常的工作内容只能被耽搁。所以会议应该怎么开才有效率是有学问的。

要让参会的人对整体有大概的了解。将会议中需要使用到的Word或者PPT演示文档事先通过邮件或者其他的方式发布给参会的人员,让每个人都事先过一遍,这样对会议整体需要讨论什么有大概的了解。同事也便于参会人员实现有所准备,对将要讨论的问题先进行一番思考,整理会议中需要提出的问题。

给会议设定时长。会议经常会从讨论方案而变得侃侃而谈,时间也就匆匆流逝。为了避免会议时间过长,耽误了本来应该做事的时间,给会议设定时长是必须的。设定时长能让人有紧迫感,不在一个议题上浪费太多无谓的时间。

将疑惑记录下来。会议是讨论问题的,快速的将Word文档或者PPT演示文档中的要点沟通一遍,将有疑问的问题记录下来,而不是立即展开讨论耽误后续的进程。这是非常容易忽略的一点,会议的发起人应该控制好会议的节奏,当有疑问提出的时候不是记录下来稍后讨论而是立刻展开,这离侃侃而谈就没有多远了。

适当减小会议规模。通常会议会召集多个部门,多个职位的人来进行。但会议讨论到一定进度的时候,议题已经和一些人不相关了。这时,与其让他们在会议中无所事事,甚至埋头玩起手机,不如适当减小会议规模,让已经无关的人可以回去做自己手上的工作。这么做还有个好处就是趁着记忆还很新,可以回去处理会议中的问题。而若继续留在会议中,记忆就会被后续的无关内容所干扰。

集中解答疑问。刚刚说过,在讨论的时候将反馈的疑问统一记录下来,而在会议的最后设立一个环节,集中解答各种疑问。这样会比在讨论过程中遇到疑问就停下来解答更有效率,同时讨论内容都围绕一个问题,也就会更加具体。

适当的休息。有些会议的内容非常多,比如技术会议。所以在开会讨论了一定时间之后就应当适当的休息一下,让参与的人员能够进行放松,对于接下来的继续讨论是有帮助的。

以上都是我在工作中各种应接不暇的冗长的会议中思考出来的。为什么需要那么多会,为什么会议时间总是那么长。其实是太随意了,没有规划,所以最终导致会议占据了太多的工作时间,一听到开会就让人头疼。

通过这几个方法可以大幅度缩小开会时长并提升效率。其实做好这几点很容易,企业应该有针对会议的规范,或者进行培训,这对提升效率是很有帮助的。

医疗资源紧张真的怪人多?

上周儿子去社区医院体检,回来之后当晚就发烧了。顺便要吐糟一下,国内的医院的卫生条件实在差,而且人多又容易传染。

第二天去了人比较少的儿童医院河西分院看病,确实是被传染的,需要输液。两天下来略微好转一些,但并没有完全好。周末我休息了之后由我带去医院继续输液、检查。

周六早上不到10点到达医院,一天100个号的限额已经没有了。后来和医生沟通给加了号才挂上。所以这家距离河西100多万居民最近的儿童医院河西分院一天限额是100个。周六的内科只有两名医生。

不过,河西的儿童医院目前正在建设中,还没有全部开放。据说完全建好之后会把广州路的儿童医院全部搬过来。广州路的儿童医院我见识过很多次了。永远是人满为患,医生永远是不够用。有一次周末去看皮肤科,只有3个医生,排了两个多小时的队。

所以即使搬到更大的新建设的河西,儿童医院也肯定会照样排队。简单讲,只是换一个地方排队而已。大楼容量,停车场的容量,都不是造成看病难的原因。根源还是在于医生太少。而领导们总是会把问题粉饰为人口多造成的,而这种思维也被印到了屁民的骨髓里。

不建设第二儿童医院,第三儿童医院,不增加医师数量,绝不可能解决看病难的问题。

我一直都认为,中国已经很富有(至少政府是的),世界一流的硬件即使造不出,也能买的来。但管理才是关键,即使用上了世界一流的硬件,被世界上最烂的组织管理,仍然是一坨翔。

别再认为医疗资源紧张是人多造成的,是管理部门根本不重视。国内还在看病难的时候,却在对外大把大把的搞金元外交。拉美的外债说免就免。屁民也就只能这么憋屈着了。

英国脱欧是民主的胜利

英国闹了个大新闻。经过一天的投票,全民公投的结果显示,超过半数的人赞成脱欧。尽管不论英国是留在欧盟还是退出欧盟,各方有各方的说法,正反两种结论都能说出好处。不过最终事实是好是好只有时间能给出答案。

换个角度看。作为一个中国居民,因为身份证上没写我是公民,英国全民公投有点太监偷听别人叫床的意味。从中国“太监”的角度看,不论英国公投的投票结果如何,最终都是民主的胜利。英国人通过全民公投以直接民主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随着二战后国际秩序重新建立,以及90年代苏联解体后,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已经采用了代议制的民主制度。但是今年来国际社会民主制度的情况并不太好。遥远的东方一个文明古国做着大国觉醒的梦,使用金元外交的手腕,试图干扰国际秩序,并企图获取国际社会的认可,而西方发达民主国家为了经济利益不惜采取绥靖政策。

作为曾经的日不落帝国,在当今世界仍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的英国,此次的全民公投向全世界展示了什么是民主。不管民众是清醒还是糊涂,说英国人是荒唐的民主也好——我想这种说法肯定会在国内各大新闻媒体中广为宣传——英国人使用了他们最宝贵,最引以为傲的力量。这股力量不仅使英国成为世界第一个伟大国家,同时也为大西洋西岸建立了一个同样伟大的国家,美国,提供了制度参考。

所以,不论结局如何,英国人拥有选择的权利,就是他们最大的优势。即使在公投之外,代议制民主制度也是他们引以为傲的制度。

不是不好用,只是你摆脱不了守旧的思维习惯

经常,在一些科技网站关于Windows 10的新闻下面,总会有人说微软不好好做系统,非要把手机上触摸屏用的大方块弄到电脑上,结果把电脑弄得很不方便操作,于是打算继续停留在Windows 7甚至XP系统。

对于这种言论,一开始感觉很莫名其妙,后来看多了就习惯了。哪怕微软从Windows 8时代开始,把方块的磁贴带入开始菜单以来,已经有接近4年的时间了,还是有大把大把的人抱有这样的想法。

其实我认为,根本不是Windows 10不好用,这是他们摆脱不了守旧的思维习惯而已!

从Windows 8的开始屏幕开始,就非常好用,胜过Windows 7很多。尽管Windows 10的开始菜单已经很不错了,但是Windows 8的更棒。虽然磁贴最早是设计用于触摸屏上的,但是就算你的电脑没有触摸屏,你仍然可以使用鼠标来操作,仍然比以往更方便!

Windows 7及以前的开始菜单只是利用了屏幕左下角的一小块区域,屏幕剩余的区域没有利用,而且也是不可点击的,一旦点击到开始菜单以外的区域,开始菜单就关闭了。而Windows 8的开始屏幕使用了整个屏幕区域,将常用软件和App以方块磁贴的方式展示,这使用起来绝对是更方便的。

在用户界面与用户体验领域有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叫做费茨定律,或者叫做费茨法则。1954年,当时担任美国空军人类工程学部门主任的保罗·费茨(Paul M. Fitts)博士,对人类操作过程中的运动特征、运动时间、运动范围和运动准确性进行了研究后提出。费茨定律简单的概括包含两点:一是,相比于屏幕中央的内容,屏幕四个角落的内容更容易点击;二是,当目标越大(可以理解为按钮或者链接),越容易点击。

在Windows 8的系统中,微软就很好的利用了费茨定律。鼠标只要拖动到左下角就能点击开始菜单,甚至闭着眼都能做到,只要往这个方向拖动鼠标是怎么也不会超出屏幕的。而大号的磁贴则让以往在开始菜单中只占一小行的内容变得更大更好点击。

Windows 10将这些延续了下来。为了迎合太多这么说的喷子,做了让步,将“传统”的开始菜单了回来,只是这里依然有很多磁贴,但也足够好了。可是依然有人不满意。

所以,相比抱怨微软这么设计让系统变得不好用。我倒认为这帮喷子根本都没有去尝试一遍再来说话。说到底,他们就是摆脱不了旧有的思维习惯而已。

远离百度,活久一些

说个段子:
A:你百度一下会死啊?
B:会

百度又“害死”人了。屡次被诟病的竞价排名又闯祸了。把需要治疗的人引导去了一家医术并不完善的医院,使用了不适合的治疗方案耽误了病情,把人害死了还坑了一大笔钱。

在谴责百度,谴责莆田系之余,更要考虑背后被深层的原因,就是这个制度,这个政府。莆田系坑钱不治病不是一两天了,百度作为百毒害人也不是第一次,但是监管部门总是保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早就说过百度是个毒瘤。激进点看国内BAT三巨头没有一个不作恶的,只是程度有大小之分而已。Google退出中国之后,百度一家独大没有对手,已经完全渗透到了几乎所有人的生活中。百度已经不简单是个公司名称,更多的变成了一个动词,如同Google一样。开头的段子就是例子之一。

习惯一旦养成,是难以改变的。我给旁边的同事修改了hosts,这样不翻墙的情况下也能完全正常使用Google,但是却仍然习惯性打开百度进行搜索,因为已经习惯用百度。这是个更可怕的现象,已经洗脑成习惯,几乎是很难改变的。

中国从来不缺话题,相信这个话题很快就会被别的话题取代。日本是个常用来转移话题的对象。
很快人们就会忘了这件事,该用百度的还是用百度。

这个民族很健忘,大饥荒,大跃进,文革,多少人丧命,可总有人时不时怀念一下那个时代。而对更久之前日本侵华总是耿耿于怀。我们不仅记忆糊涂,头脑也是不清醒呢。

上海姑娘逃得没错

尽管春节期间火热的上海姑娘从男友的江西老家逃离已经被官方证实为虚构,不过官方越是辟谣越是证明一件事的真实性,但是仍然可以谈一谈事件本身。

双方毕竟还在谈恋爱的阶段,没有过门就是客人。作为招待客人的家庭,理应把家里收拾打扫,给客人一个舒适的环境。菜式可以不好吃,但是应当看起来新鲜干净。

一场轰轰烈烈,奋不顾身,只为爱一切皆可抛的纯洁爱情恐怕只存在于学生里了。 结婚过日子本身就不像谈恋爱那样你侬我侬,生活是平淡的,也是物质的。有人视金钱如粪土,但是没有金钱没什么事能做的成的,这么假清高往往生活都很贫苦。

穷人和富人的区别不在于当下的穷与富,而是思想上的贫穷与富足。农村人之所以穷,除了本身物质就很贫乏没有能力改善之外,最大的原因在于思想上的贫穷,落后的观念和思维逻辑以及受到很少的教育,导致只能一代代的循环下去。

我本不想歧视农村人,但是很多事例就那么摆在那,我也没办法。我曾经去过东南沿海城市的农村,相比中西部,这里不能算穷,经济上,有能力去改善。但是,大部分农村人没有想过去改善自己的生活环境,思想上没有太大的提升。长时间的外出打工只是一部分理由,落后的观念导致不论在哪里都不会往更进一步去思考。一个旱厕简直快憋到了我肺活量的极限。洗澡?还是忍忍回来再说吧。

上海姑娘逃得没错,谁都向往更好的物质生活。巨大的物质反差让长期生活在舒适环境中的人没法适应,连基本的衣食住行都没有太大的改善,真的会吓坏很多人。上海姑娘错就错在一开始找了个背景差距极大的男朋友,不同人的成长背景导致思维观念,价值观都不同。想磨合,很难。

所以,古语说的还是挺对的,门当户对,真的很重要。

微信与支付宝上演连番耍猴大戏

应该是周二,微信在朋友圈做了个发红包看图片的功能。接着,周五,支付宝又出个加好友评分2亿红包的功能。我觉得两个中国互联网相当重要的应用似乎是上演了连番耍猴大戏。

其实说起来中国人还是太穷了,一但有什么活动牵涉到钱,哪怕是只能得一点蝇头小利,立马便趋之若鹜。在微信上发张需要发红包才能看得图片也赚不到多少,倒是腾讯打的一手好牌,在每张图的下面都放上了理财广告,于是乎就有上亿的潜在点击,即使在不济的转化率也架不住这么庞大的流量。

另一方面,自成立至今就缺乏社交属性的阿里巴巴一直期望给支付宝加上社交的属性,可是一直却不是很成功。倒是社交属性极强的腾讯利用微信的支付功能,蚕食了不少支付宝的份额。马老板恐怕也是急了,打出了加10个好友,集齐卡片,然后就有资格平分2亿红包。一见有钱可分,都忙得不亦乐乎,给支付宝加上好友集卡片。

两家公司,几乎不费多少成本,腾讯的成本可以忽略不计,耍了两次猴。这种重量级的公司搞的任意活动都有可能瞬间摧毁大多数中小公司的运作效率。一个下午,我的同事们都在忙着互相加好友,互相交换卡片?真指望靠这个赚钱?拉倒吧,这概率也就比彩票高点。

但也不必全盘否定,至少我认为支付宝的这个活动还是有些益处的。正因为支付宝向来没什么社交属性,普通人也没多少好友,所以公司里大家互相加好友能帮助同事之间增进交流。很多平时在一个办公室里工作而交集不多的人,都有可能通过这种方式增进相互认识。

至少,除了耍猴外,可以把这当作一个互动的游戏,只是图一个好玩而已。

有用信息只有脱离噪声才能发挥效用

相信肯定有很多人和我一样,东西收藏了不少,以为今后还会拿出来翻看查阅,其实就再也不会光顾第二遍了。因为有太多的冗余信息包裹住有用的信息,所以会使人望而却步。

一直以来我都有买杂志的习惯。虽然时代在变,杂志的类型也在不断变化,但杂志还是在购入的,所以家里堆积了非常多的过往杂志。我把他们收藏起来是因为觉得里面有对我有用和感兴趣的内容,但是几乎却没有再次阅读过。

杂志越来越多,书柜也放不下了。需要好好想个法子来处理这些杂志。我想到了一样东西,剪报。突然觉得恍然大悟。以往我都不忍破坏书的整体性,但是却带来这么多的麻烦。将自己需要的内容整理归类起来,方便查阅。正因为需要的信息只是整本杂志的一小部分,所以造成再次想要翻看查阅什么的时候根本无从定位内容,少量有用信息都被包围在了大量的冗余的信息中。

我将这些冗余的信息称作噪声,是没有用没有意义的。因此花了几个小时,重新快速的翻阅了堆积成山的杂志,降我需要的内容裁剪下来单独留存,剩下的就拜拜了。经过这一步程序,近百本的杂志提取出的内容其实只有两三本厚而已。试想一下,当我需要去查阅这些内容的话,查找起来是多么的困难。在一页纸中找一页和在100页中找一页的难度是完全不同的。

当这些有用信息脱离了噪声之后就能方便翻阅发挥效用。接下来再进行分类,就可以变得更方便有效。而我也少了很多累赘,给柜子腾出了不小的空间。杂志只是一个例子,其实对各种介质来说,道理都是一样的。在电子时代存储更方便,更容易堆积大量的噪声,也更需要整理。

不好意思的代价

我家楼上住着一户大家庭,家里有一个大约两三岁的小女孩。几乎每天晚上这个小女孩都会穿着她妈妈的高跟鞋在房间里到处跑,刚好我的卧室差不多就位于小女孩的正下方。

高跟鞋的声音让我很烦躁,有时甚至房间里只有楼上小女孩的高跟鞋的噪声,让人无法静心阅读和安睡。我不经常能碰到小女孩的父母,所以和我家人说碰到他们的话说说这个事情,至少别在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不过我家人的态度就不像我这么“咄咄逼人”,他们总是说算了,没办法,别把关系弄得不好。总之就是不好意思开这个口。

于是,不好意思的代价就是自己得忍受别人因为好意思做出的不友好的事情。原本是对方的问题,却由自己承担。

中国人的生活中有太多的不好意思。我们很擅长说是,却总是碍于面子不敢说出不是。别人可能是无意或者是故意妨碍到了自己,不过只要能忍似乎一切都能过去。倘若我若是较真,甚至还会被称为不好相处的人。

我认为这正是中国与欧美先进文化的差距。在欧美国家,即使在自己家里做什么事情,倘若是妨碍到了别人,比如噪音,也会被叫来警察。而且,没有被认为是一个不好相处的计较鬼。我想这种文化差距需要多个世代的进化才能接近或者赶上,才能变得不会不好意思去维护自己的权益。只有大家每个人在不妨碍别人的情形下,和睦相处才是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