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动脑的管理

中秋天气不错,有个朋友结婚。地点选在了本市坐落在紫金山里的植物园。一早9点多就出发,准备早点到,同时给新人拍点片子,但是没想到这个路程真是一波三折。

本来想从白马公园的口子上去,到了才发现路口被封了,只能绕路。然后好不容易绕到中山东路附近的口子,又封了,交警二话不说,硬生生的说了句你去xx绕。结果听朋友们说才知道,原来整个进紫金山的入口只留了一个,其他的都被封了。

最终加上绕路和堵车,在开了2个小时26分钟之后才到达,而这个路程平常大概办个小时就能到了。我不太懂为什么一到节假日和周末就经常把进入紫金山的入口给封了。虽然客流量会很大,但是这样无形会造成更加拥堵。并且封路只在入口处封锁,并没有提前几个路口就进行提示。最后,就是我最为反感的,公权力的肆无忌惮,想封路就封路,毫无理由和借口。好吧。联想最近的新闻,说句不爱国就被开除,而强奸犯却被谅解免于刑罚,这的确是个魔幻的地方。

为了高科技而高科技

昨日带了相机,下班后去一个经典的机位拍摄日落与夜景。这个位置位于一栋大厦之上,于是我理所当然的也就直接把车停进了这座大厦的地下停车场。

当我拍摄完开车走人的时候,在停车场可是被恶心到了。我停在道口,没有见到收费的人,旁边的保安说了句微信扫码,我问不收现金么,他说不收现金。这真是太恶心了,原本我都准备好了现金,现在却要拿出手机,打开微信,再扫码,还要再输入自己的车牌,付款,然后才能出场。一个简单的事情被弄得复杂不堪。

越来越多人转向手机支付,可我还是坚持使用现金的。现金虽然是个额外的携带负担,但是在有些时候还是更高效快速的。有些商场有自动缴费的机器,输入自己的车牌之后可以选择现金或者手机支付,这样在出场的时候扫描车牌,支付过了直接出场,很快。可是直接把人卡在道口,每个人都来一遍扫码支付,真是要命。

微信在我的眼中就是个毒瘤。本来就是个聊天的工具,可是非要承载那么多的功能,搞了个社交用的朋友圈,还有我一直都不认为是个很好阅读场景的公众号,还有支付功能,还有小程序。微信想占领入口,把自己做成一个OS。但是,让一个垄断的公司去掌握生活的方方面面,这种感觉相当不好。

吃相难看

上周五出发去日照玩了几天,主要就是为了去海边玩水。到了海边玩完上来之后,日照倒是刷新了我的认知。

从海边上来脚上都是沙子,自然要找水冲一下脚。离海边100多米的地方才发现一个可以冲脚的地方,走进一看却发现,这玩意居然也要扫码使用。更让人吃惊的是,用水不仅要收费,而且并不低,15秒就要2块,60秒5块。这吃相真是太难看了。

有人说,这是因为中国人素质差,不收费的话肯定好多人提着桶来打水造成资源浪费。摆脱,真要想解决这个问题有很多办法的。这明显就是动机的问题,不知道这些洗地的是装傻还是真傻。

正所谓穷山恶水刁民泼妇,反正日照给我的印象很不好,以后应该也不会再去了。何况海水沙滩也都不怎么样。

土得掉渣的车厂审美

最近关注了一些车,作为设计师,设计自然是最关注的。要说外观设计,会继续关注的那肯定都是不错的。但是这最让人头疼的就是那块中控多媒体屏幕。

我发现,只要是个合资车,不论多么大牌,哪怕是如丰田本田这样国际化的品牌,那个多媒体界面的设计真叫一个丑,有的还很难用。相比造车,偏软件的多媒体界面还真不是车厂擅长的。但是难道就没有个审美么。想必这些合资车多媒体部分应该是交给国内的合资厂负责了,结果那帮土鳖领导只能做出这么些东西来。

有人对我说这是为了安全性考虑。我他妈就不理解了,难道长得丑就安全,怎么车也跟人一样了?那为什么豪华品牌,诸如BMW和奔驰,即使在国内合资厂生产的车,多媒体的界面几乎和总部的设计一模一样呢。

一本由古代理解现代的佳作

前不久花了大约半个月的时间读完了《中央帝国的财政密码》,不得不说,这真是一本相当不错的书,而且我认为每个人都有读一读这本书的必要。

这本书虽然包含历史,但是侧重讲述经济,并加入了作者的分析与见解。剖析古代经济方面的书很少,这本书算是一个突破。中国人自古以来就不太重视经济,更看重政治和军事活动。尽管经济被忽视,但是它使用会在背后发挥作用。

这本书的引子部分,作者讲述了汉朝初期的经济。这才发现,原来中国历史上曾经有过几十年最符合亚当·斯密“小政府,大社会”的构想的。从汉高祖到文景之治,汉朝的统治者奉行“黄老之术”,政府只收税负责应对对外战争,并不干预或者参与经济活动,所以汉初的经济是高度自由与繁荣的。汉文帝甚至可以一连十几年不收农业税。

但是汉武帝好大喜功,更严重的是,他放弃了汉初的黄老之术的思路,将中央集权带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战争和各种工程都需要钱,汉武帝将发行货币权力收归国有,并且在铸造的时候掺入杂质让货币贬值,抽取民间财富。同时又开始卖官卖爵获得收入。又把盐铁等资源收归国有,政府直接参与垄断经营。

这一切看起来很熟悉是不是?在今天的社会也能看到汉朝的影子对不对?可以说汉武帝打造的“样板房”影响至今。所以读完这本书我才认为我们有必要都去读一读,借由古代的案例来了解当今社会各种政策的动机和原理。

在一开始读引子部分的时候,我就好奇这本书居然能发行出来,因为书中所写几乎是高度隐射当今社会。担心以后可能会买不到,也为了以后向朋友们推荐,所以我又买了一本作为收藏。

爬楼摄影师最苦逼

摄影师中应当算风光摄影师最辛苦了。相比之下,人像摄影师受天气的影响很少,户外下雨了可以室内拍,没有太阳了阴天也能拍。而风光摄影师能不能拍得好全看天气了。而风光摄影师中爬楼摄影师应当算是最为苦逼的。

城市虽然高楼越建越多,但是可以上的楼顶却越来越少。很多大楼的物业怕出事,直接把门锁上。原本没锁的,也会因为几个脑残在楼顶边缘玩一些高难度动作而吓得赶紧锁起来。

周末去本地一个经典的机位,原本那里是可以随意上去的。可是这次却发现楼顶被锁了,无奈只能下来,更改计划了。这样时间就被浪费了,真可谓苦逼。

话说后来询问了下在附近工作的摄影师朋友,得知那栋大楼可以给保安一定的费用就能上去拍摄。我原本心想要是二三十一次还能接受,但是人家告诉我大约50,天气好的话200也是有可能的。简直坐地起价,算了,还是另寻机位好了。

梅雨季回光返照

今年的三伏天可真是一天也不像三伏天。除了刚入伏的那几天气温炎热但天气晴朗阳光普照,可是没过几天,受到台风的影响,太阳始终羞答答的,时不时就躲起来。

要说多云或者雷雨,如果能降点温度也倒是也不错。可即使阴天或者雷雨,这气温几乎丝毫不降,那还不如给我艳阳高照。这诡异的天气就像是梅雨重新回头,来了个回光返照,弄得我都没法好好拍摄。

要么大晴天风和日丽,要么干脆点下个痛快。这样的破天气感觉还要持续很久,真是可怜了我新买的D850,还没多少认真拍摄的机会。

再也不在热门景点拍萤火虫了

我市有个灵谷寺,这里在一年中绝大多数时候都只能算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普通景点。但是一到盛夏,景区内的萤火虫就立即让灵谷寺变成了炙手可热的景点。

因为坐落在紫金山的脚下,公园内森林茂密,盛夏里树林中的湿度也很大,很适合萤火虫生存。不知道什么时候,这里就成了盛夏的一道风景线。反正我是从15年才第一次去灵谷寺拍摄萤火虫,那时就已经有不少人了。

今年当我再次去的时候,不论是摄影师还是观光的游客,都比之前增加了不少,而萤火虫,则越来越少了。过多的游客也对萤火虫的生存造成了不小的阻碍。有不少游客都捕捉了萤火虫,装在瓶子里带走,还有游客的手机手电筒等灯光也对萤火虫活动造成了影响。

任何一个景点,似乎只要知道的人多了之后,往往就要走下坡路了。今年去拍摄了两次,几乎没有一张可以用的片子,不是萤火虫太少,就是画面中总有各种灯光。人少的时候大家还能和谐共处,可一旦人多了之后,对于景点也是在破坏。以后还是尽量别去这种人多的景点了。

半年读书总结

时间过得真的是非常快,转眼间2018年都过了一半。现在觉得时间转瞬即逝,而以前则是觉得时间过得非常慢,也许那时还是学生,对于上学有抵触的心理吧。

这上半年因为换了新工作的关系,倒是读了不少书。不是说工作时候可以读书,而是我每天习惯早点出门避开早高峰,早到了之后就在车里看书。中午吃过饭之后回到车里,接着看一会,然后在车里躺下睡觉。在车里睡是因为办公室座椅角度不能调节,职能趴着睡,很不舒服。

从一月底开始有标记的读书到上半年结束,统计下来一共读了16本书,这个数字跟路易大叔比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了,但是对我来说这已经是很快的速度了。累计读书时长超过80个小时,总计超过320万字。当然这320万字只是大概的,实际上很多前言和附录部分都是跳过的,真正阅读到的文字大约在九成左右。

虽说读了16本,但是上半年买的书可远远不止这个数,粗略估计恐怕有40本。真的是买书排山倒,读书如抽丝。家里堆积的未读的书恐怕最少也够我看到40岁了。到那时,恐怕买的书又会比现在多很多,真是恶性循环啊。

长知识的公路车

话说这公路自行车买回来不到一个月,前几次骑的时候发现轮胎有点缺气,刚好家里有打气筒,就准备自己打气。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这个公路车的气嘴和以前山地车上的不同,而以往山地车的气嘴是类似汽车轮胎的气嘴的。尽管打气筒上也有两种出气孔,但是不论我怎么试也打不进去。

正当我无计可施的时候,有人提醒我,公路车应该用的是法式的气嘴。因为公路车需要轮胎充满气减少阻力才能骑得快,所以这种气嘴的气密性更高。在打气的时候需要先往逆时钟方向拧一下,然后把气嘴往下按按,如果这时候出气,就可以开始打气了。

这真是长知识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打气的。以前从上学开始都是骑山地车,这种气嘴还是头回见。这回气打得超足,骑起来更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