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二维码支配的恐惧

自从国内开始要求网络实名制之后,我就尽量避免使用国内的网络服务。在美团上点的瑞幸咖啡的外卖是我点的唯一的外卖。

因为大厦不给配送员上楼,所以以往配送员都直接把咖啡放在楼下门口的外卖取餐柜里,然后我收到取餐码后去取餐,这个取餐码一直都是手机号的最后四位。一直以来这种购买体验还都正常。

可是自从大约半个月前,在一次点咖啡后去取餐,这回却发现取餐柜的屏幕上写着数字键盘已经下线,只能让扫二维码取餐。我立马拨打了客服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个姑娘,倒是很爽快,问我外卖在哪个格子之后就远程帮我打开了。这让我感到很恶心,但起码问题解决了。

朋友帮我点了一杯咖啡。又一次被放进了取餐柜,配送员打电话通知我的时候还不忘告诉我一句,取餐码是我手机号的后四位,可能他都没有注意到,数字键盘已经被拿掉了。

原本屏幕上右侧的数字键盘不见了

这回我再一次拨通美团的客服电话,接电话的变成了一个男的。我让他帮我打开却遭到了拒绝,说没有这个能力,我说上一次就是客服帮我开的,他说他做不到,并一再让我扫二维码取餐。我说我不想扫码,我不喜欢二维码,我说你们为什么要把键盘拿掉,他说为了安全,我说你们才几个格子,安全都是借口。你们这样强迫我扫码,但我就是不想扫,然后他居然直接把电话挂了。

这事我后来发了微博,也收到美团客服的私信,想要索取我的信息来帮我解决问题。但是我没抱什么幻想,无非就是他们内部警告一下这个客服而已,而我想要的只是一个数字键盘,因为我不喜欢扫码,不喜欢到处授权,而这些互联网大厂是不会理的。

在很多人看来,我就是个异类。我不喜欢二维码,能在电脑上解决的东西就不喜欢在手机上操作,不喜欢砍掉网页版把用户强行推到App上的做法,不喜欢实名制,不喜欢各种微信授权。

二维码的确是有它的优势,在很多场景它更便捷,但是现在已经被滥用了。很多时候明明一个链接就能解决的事情,却非要强行“互联网化”一番,这样显得自己更加高科技。

我不喜欢实名制,这已经成了各种私人信息收集的最便捷的方式。互联网大厂巴不得翻遍你的户口本,即使他们根本不需要这么多数据。匿名化的时代互联网公司还要构建你的用户画像,而实名制则是自己把个人档案交了出去。

我在微信还没有要求实名的时候注册,而且一直也没有绑定手机,没有实名。我一直很珍惜这个号,我不喜欢实名制。但是这也带来一些麻烦,比如美团取餐,强制要求用户使用微信扫码,给予授权之后才能开柜,说到底,安全永远都是一个最好听最容易让人上当的幌子,数据才是目的。

另一个我经常遇到的场景是在停车场扫码付停车费。原本很简单的功能,输入车牌付款即可,却时不时遇到一些平台要求绑定才能使用,或者各种弹窗企图诱惑你绑定,我甚至遇到一家商场,扫码的时候直接让人先登录,没有账号的话就得注册,这吃相真的很难看了。

我经历过国内互联网的早期,那时候一切还都是匿名的,还都是很简单的,没有过度创造各种粘性,App甚至还没有启动广告。可是现在,一切都变得麻烦了,却又显得高大上了。沉寂于浮夸的表面下的还是那简单基本的需求而已。

我承认,我只是发发牢骚,我无法改变这个事实就是这个世界在向着更中心化、实名制这样的趋势在发展。我只希望,我不是孤独的。

4 Comments

  1. “国内互联网的早期,那时候一切还都是匿名的”
    匿名吗?想起二十年前学校闹学生运动,发帖最猛的一哥们直接被查出ip找到宿舍后留校察看了。

    Reply
  2. 现在真是无码寸步难行。我同样不喜欢二维码,不喜欢移动设备上网。
    老师和各种校外辅导,仿佛世界上就只有微信群一种联系方式。感觉就好像每天都在出卖自己。

    Reply
  3. 昨天晚上我们公司开会,领导讲了现在的舆论环境,一条信息发出去,这条信息里涉及到的人9分钟内就会知道,然后点对点处理提出问题的人。实名制是为了什么,这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