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民意可以决定一切,则司法没有意义

说起来惭愧,如果不是最近多个网站都有关于江歌案的文章,我还不知道有这件事。网上对于当事人刘鑫见死不救事后若无其事的态度讨伐相当强烈。前几日又听闻嘴炮威力不小的咪蒙也对这件事发表了看法,更在最后发起呼吁情愿要求给予凶手死刑。

我倒不想谈这件凶杀案本身,而对于以咪蒙这些大V为主导的民意有些看法。我们生活在这个社会中,遵从社会的一般道德规范,对好人给予夸奖,对坏人给予惩罚。可常常我们却滥用了道德的力量,利用群体意志进行口诛笔伐,甚至定罪。良好的道德能够让社会温暖和谐,但并不能解决一切问题。

杀人犯当然憎恨,也必须受到惩罚与制裁。但不是依靠道德,而是通过法律。只有法律才有力量去给一个人定罪。我们憎恨一个人,强烈的民意使用道德的力量不惜以最极端的刑罚来惩罚,这并不是正义,而是用一种暴力去制裁另一个暴力。

司法是不应当受到外力的影响能够独立做出决断的。发起请愿企图给予凶手死刑,这是可笑的,完全破坏了司法的独立性。案件发生在日本,作为民主国家日本的司法是独立的。当然,发起请愿的人认为这能够奏效,往往这在这里也确实奏效。但日本与这里不一样。

这件事让我想起了一部经典的日剧《Legal High 2》里面的情节。强烈的民意要求给予嫌疑人死刑的惩罚,而辩护律师古美门是这样辩论的:

“人们都会见自己想见的,听自己想听的,信自己想信的东西。我坚持上诉是因为你们不是出于证据而是顺应民意起诉她。即使是国民的愚蠢期待,你们也会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要求判被告人死刑吗?生命权是人的自然权利,夺走无辜之人的生命,即使是国家也等同于杀人犯。她不是恶魔,真正的恶魔是无限膨胀的民意,要是民意想判一个人死刑,那就判吧!如果民意可以决定一切,那也就不需要这种拘泥于形式的建筑和郑重的程序,也不需要一脸傲慢的老头子和老太婆来下判决了。”

经常,人们是无知的,被气氛冲昏了头脑,为了达到想要的结果和偏离了合理的路径,却忘了在这之中程序正义才是最重要的。因为只有程序正义,才能保证每一个人的公平。

3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