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票与社会契约

一直准备周末去栖霞山玩,周五下了一场雨,还担心周末能不能去成,好在昨天天气不错。昨天去栖霞山游玩的人很多。想必通过公园门口带路人从小道逃票上山的人也很多。等到我们爬到山顶,刚好公园的管理人员也一行人驱车前往山顶的逃票小路的尽头,围堵那些逃票上山的人让他们补票。

逃票与不逃票,有人支持,有人反对。支持逃票的人的主要理由是公园属于全体公民本不应收费,现在不仅收费而且费用还比较高。反对逃票的人主要的理由是这违反了道德准则。我们先来看看门票是怎么制定的。政府拥有行政权力,掌握各种社会资源,包括公园,然后设置了围栏将公园围起来收费凭票进入。最终是否收费,如果收费价格如何都应公示。当然在中国这不一定是必须的。公民针对这一公示应当会有所反应,是能接受还是不能接受,如果不能接受需要去交涉,直至满意为止。接下来则是中国的特殊国情。不管政府做了什么样的决定,定多少价格,如果没有异议则表明默认,因此就产生了一项社会契约。尽管这项社会契约并不一定就是公正公平的,但是却没有得到有效的抗议。因此,社会中的每个人都应为自己的默认行为而负责。最终的结果就是,去公园要买票。

当社会契约形成。我们有必要去遵守契约,这是一项双方订立的准则。因此,逃票则撕毁了社会契约。有人说,这并不是建立在公平公正的基础上定立的社会契约。但问题是,我们每个公民在社会契约定立之时却保留默认态度,所以这项契约在不公平公正的前提下还是定立了,因此还是有必要去遵守。于是,有了第二种反驳的主张:我们反对,却没有适合的途径去表达。没错,这里是中国,表达自己意见的途径充满了障碍。这是一个道德问题,逃票仅仅是突破社会契约所定立的准则,并不是犯罪。如果一个政权定立了严苛的法律,那么遵守与不遵守是个两难的问题。

也许逃票的问题使用功利主义的原则去解释比较合理。假设,契约并不是以公平公正的方式并且并没有合理的途径去表达不满的情况下所定立的话。那么功利主义认为只要社会整理快乐水平之和是正增长的话,那么就是合理的。假设,逃票的人群从此获利,但并没有影响到正常的从大门买票入内的人的利益的话,那么社会整理之和就是正增长——逃票的人获得了利益却没有产生负增长的因素——那么则是合理的。因此建立在契约的基础上使用功利主义的观点去解释,就容易理解多了。

换个事件,闯红灯的话显然违反了社会契约。有人说红灯设置不合理,并且没有合理的表达反对意见的途径。那么换用功利主义的原则也解释不通,因为闯红灯的行为不论如何都会影响到别人导致社会整体快乐水平的下降。那么,有人说我在没人的路口那就没事了。但是那又有个人原则,信任等其他的问题接踵而来。

因此,逃票的事件还是有所教训可得。如果还尚存一些道德感,希望去遵守社会契约,建立良好社会秩序,那么每个公民就不应该对不合理的契约的定立而置之不理。公民应当遵守社会契约,建立良好秩序,但是对于不合理的则不能加以默认而不顾,这样的话最后还是需要每个人去负起终将到来的责任。

2 Comments

  1. 社会各种契约需要全民去遵守,但是总有人去打破,这个后门那个特~权的,久而久之形成了种民族风气。这种根深蒂固的风气以至于中国至今没有能山寨成功一个叫做民~~~主~~~的东西~

    Reply
    • 是的。中国人平时讨厌制度,一旦牵扯到自己利益了,就希望自己能成为体制内的受益者,比如开后门。总之规则有利于自己才是好的,没有民主的思维。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