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和谐的死亡笔记

前些天,老肥买了本《轻音乐》,上面有讲到《死亡笔记 L外传》。昨天用土匪的电脑上网,决定搜索以下,看看有什么新东西,但返回的结果却寥寥无几,方才想起来,死亡笔记这个词语老早就被GFW给和谐掉了。

现在想要讲些什么似乎已经太晚了,不过仍然要用文字记录一下。真难为了那些技术人员,可以说每天都要把要过滤的词条添加到GFW。GFW的过滤词条数据库想必会非常的庞大,这个要过滤,那个也要屏蔽。一切是为了响应胡先生这位大神的旨意,为了和谐。

死亡笔记在日本也没有被禁,也许我们的人民公仆太过敏感了。在网上看到一些网站上的新闻说,死亡笔记在大中小学生中很流行,都被制成了印刷品在销售,有害学生的身心健康。我不明白怎么人家就没有这样想过,连回归的孩子香港都和母亲不一样,引进了死亡笔记。

说是学深在死亡笔记上写上老师,同学甚至家长的名字。我到觉得这不是死亡笔记的错。这反而使一部分人把心中的一些难以发泄的东西通过这个本子给发泄出来了。写上老师,同学和家长的名字说明学生讨厌他们,起码有不满的地方,这些人身上也要找原因。中国传统的教育就是严父出孝子,这种教育制度教出来的都是呆子。老师只会一味的批评,不会的拿棍子敲手心。写下他们的名字起码从一个方面可以说明他们做的地方有欠缺。当然,写名字的人也是需要教育。

我想,死亡笔记给那些长期将不爽的心情压抑在心中的人有了发泄的机会。校园里经常有欺侮事件,这是很常见的,被欺侮的人有的会写在死亡笔记上以发泄心中的不爽。我到不认为会引起什么所谓的社会不安定。在死亡笔记还没有出现的时候还不是出了个马家爵,难道就天真的以为把死亡笔记和谐掉就不会再有了?荒唐。

1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