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公司的新印象

新工作入职快有一个月了,这一个月下来,倒是有些收获,刷新了之前面试时给我留下的印象。

首先就是对公司的印象。很多东西真的是面试的时候都无法了解到的,随着工作的展开,对公司的产品有更多的了解之后,才发现真是不看好这个东西。智能停车场真的是画蛇添足,不过我也不用那么激动,东西不喜欢最多就是缺失一点激情而已。

另一点就是每周四下班后都要进行分享,这是我很不能接受的。本身上班8小时加上午休,加上早晚的通勤时间,留给自己的私人时间就已经不多了,到了下班后还要进行分享会,真的是折腾。为什么这不能放在工作时间呢,这明明就是工作内容。而且这些同事有时候到晚上10点多钟了还在微信群里聊工作,难道不需要自己的私人时间吗,没有一些个人的兴趣爱好吗。

最后一点就很关键了。本身公司就只有15个人左右,按理说这个薪资的报表应该很简单,但是之前发通知说因为这个月清明所以工资要延迟到24号发,本身20号发工资就已经够晚了。这么说以后是不是遇上假期就要延期,那十一的话是不是要延期一个礼拜了。真是一语中的,今天公司之前的设计师来问我工资没有收到是不是延期了,因为之前交接的时候我加过她的微信。我告诉她是的,顺便问问是不是经常有这个现象,答复是肯定的,去年十一就因为假期延期到了月底。

经过这一个月来看,这小公司就是小公司,要找个靠谱的还真是不容易。要是有更好的机会,就果断跳吧。

当索尼的设计不再索尼

作为一个忠实的索粉,对索尼的产品自然相当关注。自从二月份发布了旗舰机型Xperia XZ2之后,本以为4K屏的旗舰要等到下半年,因为往常都是这样,但是索尼居然隔了两个月之后就在上半年发布了拥有4K屏的XZ2 Premium。

但是说实话,我对XZ2开始的这系列的设计是相当的失望,这外观设计一点都不索尼。我的审美是喜欢方正的线条,以及近乎直角的设计美学。以往索尼的Omni Balance的全平衡设计与我的审美非常的契合,平面,直线条,接近直角的边缘,我都非常的喜欢。当第一款采用全平衡设计的Xperia Z发布之后我就被吸引了,并且后来也入手了,何况还是防水的。直到前两年换了第一款4K屏的旗舰机Z5 Premium,全平衡的设计加上背面的一块镜子,颜值更上一层,即使CPU是个“发烧级”的高通810,为了这么漂亮的设计我还是毅然入手了。

反观今年发布的机型,圆滚滚的设计,看起来就像是三星和苹果的混合体。而且,在轻薄化的今天,索尼的机型厚度居然超过了一厘米,这也是在太夸张了。看看左边的Z5Premium,再看看右边的XZ2和XZ2 Premium,这整体的设计实在丑的不敢恭维,这不是手机,这就是一块肥皂。

尽管我现在用着iPhone 7 Plus,但有时候还是惦记着索尼的机器,可是以后都是这种土肥圆的设计风格的话,安卓手机真不知道该选什么了。也许,只能买Google亲儿子了。

痛苦的星期一综合症

在之前一份工作中,我就时不时会犯星期一综合症,具体的表现就是头疼。有时头疼从上午就开始了。还好的是,并不是每次到星期一就会犯,当我注意到可能是坐姿的问题并注意防范之后,就好很多了。

但是在换了这份工作到了这里之后,每次一到周一必然会犯星期一综合症。新工作的椅子比较矮,后背也没有可以把头靠一下休息的地方,即使注意了坐姿,可头疼还是会不期而遇。

这周的星期一综合症更加严重。周一回来早早睡了之后,周二醒来,脖子还是有点酸,头还是有很轻微的疼。于是到公司工作了一会之后,轻微的头疼逐渐放大,头疼又开始了。

以前还因为头疼去看过医生,但是医生说注意休息和坐姿,其它也没有什么了。我也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可以防止了,遇到实在严重就只能服用头疼药了。

看,是樱花

春节后没有上班,去面试,有一家公司给了offer,尽管他们很急着我去入职,我还是推出到了3月底,一方面为了继续找找有没有更合适的,另一方面就是休息一下留出时间给樱花季的拍摄。

本来以为今年樱花季我不上班,可以好好拍摄一下,结果一场雨导致可以拍摄的时间大为缩短。但还是抽出了两天时间拍摄了一些樱花。这张照片已经在电脑里躺了有三周的时间了,今天总算初步把照片都修好了。

拍摄的时候几乎一直使用一支腾龙70-300的长焦镜头拍摄特写。本来想拍摄大场景的樱花,但是人实在太多了,实在找不到好看又不会把人拍进来的角度,所以还是略微有点遗憾,留给明年吧。

Continue reading

这该死的天气

话说今年这天气真是不停的跟我开玩笑。我已经不知道冷气暖气来回切换多少次了。

先从2月底开始热,热的我在车里都开冷气了。接着3月中一阵降温,又把我冻成孙子,暖气还是老老实实的开了。没几天开始又是一阵高温,某天中午在太阳下飞无人机,甚至感觉就快要中暑了。可是,清明的寒潮又把我冻成了龟孙子,又赶紧把暖气开开。清明后天气转好,温度上升,太阳暴晒下的车内就像是在撒哈拉中心的感觉,这冷气又开开了。可才没几天,昨天开始又降温了,我都不知道是该开冷气还是暖气了。

往年都是说冬天过来就是夏天,可是今年他妈的简直是四季随机播放。更气人的是上了一周班已经精疲力尽,就盼着周末出去浪一浪回回血,可一到周末天气就不好。这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设计私活的尴尬

最近连续有几个客户找到我想做设计工作,这其实是好事。不过设计私活的最大尴尬在于设计师的预计费用与客户的心理价位严重不对等。

先是有个客户想做一套企业网站的设计,而且他们的原型已经做好了。话说能提供原型的客户还真的不多。在看完他们的页面数量和内容之后我报了一个价,然后人家直接没有下文了。本想回问一下合作意愿,结果一耽误就忘了,过了几天想想那应该是黄了,那就算了。然后又有客户想要做一个手机App,也提供了原型,结果报价和他们的预算差了十万八千里,只能作罢。

设计师报价通常会估算工作量,然后根据时薪的两倍来计算费用。设计这行业确实挺尴尬的,毕竟设计属于主观的内容,一个Logo设计100万能做,1000也能做,关键就是设计师的名气与水平决定。而外行的人大多觉得这其实没什么,要是自己会Photoshop的话甚至都不用找设计师了。以后还是尽量避免先报价为好。

智能化的陷阱

首先,的确要承认iPhone的功绩,它让数码设备全面进入到了智能化的阶段,并且还影响到了各行各业。中国人做事喜欢扎堆,看到当下流行什么就立马去做什么,很少有人发自内心的问一问我真的想要这么做么,这么做的好处是什么。

二维码这个东西是尽管很久之前日本发明的,但似乎一直只在日本国内流行,10多年前用过一部当年很潮的一部手机夏普903SH,里面就有二维码的功能,但当时国内几乎没几个人知道这是什么,也更无从说应用场景。依托腾讯QQ庞大的用户群体,微信迅速的在国内普及开来,也同时让二维码在国内普及开。二维码在很多场合下确实有它的方便之处,但并不是所有场合都适用。相比一张非接触性的NFC卡片来进出地铁,扫描二维码花费的时间更长,更容易造成排队。这是典型的智能化未必更好的一种应用。推广扫描二维码乘坐地铁,仅仅因为二维码这个概念还很新鲜,至少听起来很高大上,并且与互联网的相关服务联系起来,给人一种高科技带来美好生活的错觉。

智能停车场的概念听起来很棒。但是如果你了解下它的试用方式呢?车主使用App可以查找停车场,查看车位信息,并且可以预定。停车场内部每一个车位上都有一个地锁,这个锁一般在车位紧张的小区里经常能够看见,不过停车场的地锁是电动的,可以通过App远程遥控。当你在App预定了一个车位后,到达车位时,使用App解锁,然后把车停进去。你还可以在App查找车位,进行缴费。

听起来很美好,对吧?但是仔细想想,实在是有点化蛇添足的意味,原本很简单的东西,为了智能化而智能化,结果给弄复杂了。当前的一个问题就是,地锁检测到一定时间没有车的话会自动升起,可是这个时间该多长?技术好的司机十几秒就停好了,遇上新手或者技术不好的,几分钟都有可能,他在车位外磨蹭半天都是有可能的。此外,现在很多停车场已经有指示灯,方便查找空余的车位,你没有太大的必要去提前预定车位。如果你预定下午2点到4点这个时间段,如果你办事时间过长,导致5点才取车怎么办?后续从4点开始预约的车该如何处理。如果你3点就办完事情,那么剩下的一个小时岂不是造成了资源的浪费?如果车主岁数大不会用这个App怎么办?对于不知道的车主来说,他们不就是处于一种弱势地位了么。

这些看似美好的东西在我看来未必使生活更美好。它绑架了我们,用一种麻烦替代了另一种麻烦,而并没有解决实质问题。我们的生活是充满各种变化的,事情也是灵活的,我们很难做到把所有事情都计划好,并且也没有必要,这让人感觉丧失了自由。很多新兴事物,仅仅是因为流行这个所以才去做。智能化的东西应当仔细想好究竟这真的带给人们快乐了吗。不要因为自己赚了钱,而给别人带来新的麻烦。

春季正当赏花时

在我市这个纬度上,二月底三月初是梅花盛开的季节,赏梅胜地梅花山中的梅花争奇斗艳,恰好今年我在春节后就没有上班,刚好有大把的时间可以用来拍摄。所以我也像老法师一样拿起了很威风的长焦镜头去拍摄梅花。话说我主要拍摄题材是风光与城市,用到长焦镜头的机会不多,一支腾龙SP 70-300 F4-5.6的镜头只是用来偶尔拍拍玩玩的,相比老法师动辄上万的镜头还是差太多了。

这支长焦镜头带有光学防抖,但是使用300mm焦距拍摄的时候即使有防抖也很有可能还是会受到抖动的影响,毕竟焦距太长了。我在拍摄的时候将相机模式设置为连拍,然后一个场景会同时拍下好几张,在连拍的过程中可以将抖动的影响降至最低,一组连拍中肯定会有清晰的。幸好我在相机内插了一张128G的CF卡和一张64G的SD卡,所以容量不是问题,不管怎么拍机会也很难拍满。唯一的问题就是连拍导致拍摄数量过多,后期筛选起来费时,不过总比拍的模糊照片不能用好。

现在这个时候樱花季也快要过去了,今年我也当然也没有错过,去拍了不少。但是积累的照片太多根本来不及修,接下来就是慢慢处理樱花的照片,等完成了再发出来。

Continue reading

电梯就该有个电梯样

昨天去一家公司面试,公司在市中心曾经的本市最高楼中。很多年前换工作面试的时候来过这里,对这里的电梯有点印象,昨天让这个印象刷新并且更加深刻了。

这栋大楼的电梯是这样的,在电梯口有个像计算器一样的按钮,直接按下你想要去的楼层,然后机器的液晶屏会显示给你分配的电梯,比如D号电梯,你只要去D号电梯门口等着就行了。这看似很方便,但是有个很大的问题就是这必须得刷卡。这卡,当然是只有在这里上班的人才有。

对于我这种访客来说,这种要刷卡的电梯就非常的不方便。由于是9点钟早高峰,来上班的人络绎不绝,我向别人询问能否帮我刷一下,得到的答复是,这卡只能刷固定的楼层,你在哪层工作,就只能刷到哪层的电梯。站在旁边等着,希望能有个跟我去同一楼层的人出现。我要去29层,可是大多数都是去10几层的。向不远处的保安求助,答曰他们也没有卡没法帮我刷,让我等去同一楼层的,我说都差太远了。最后保安告诉我可以去31层,这层不用刷卡,这样我只需要下两层楼梯就可以了。

这种电梯看起来很高级,但是用起来很操蛋。而且等于对大楼里面的公司说,你们他妈的都别指望有访客了,因为他们没有卡刷电梯就上不去。电梯没了灵活性,那还叫电梯么。可以说这种方式避免了很多无关人员在大楼里闲晃,但是这种杀敌八百自损以前的傻逼逻辑还是挺操蛋的。仔细想想,电梯得刷卡,而且楼层还有限制,这特么还真很有1984的感觉。

谈谈摄影后期的必要性

前天在某社交平台发了张使用延时摄影中的一部分片子然后模拟长曝光效果的照片,收到一些回复,其中有一条是说照片是修出来的,是骗人的。我觉得这对摄影后期处理还是存在一些误解。

尽管这年头大部分人拍摄照片或多或少都会进行后期处理,但还是会有一些人坚持不做后期处理,甚至在相机上选择JPG直出。其实在很多年前我也是这样的。在上大学的时候自己用零花钱买了一部索尼H9长焦相机,拍摄了不少照片,然后也坚持不进行修饰。这些照片仍然在Blog中,如果往Blog刚建立时的那几年翻,就能看到。

但是当我从2011年底开始购入人生第一台单反之后,我对后期处理的态度就有了变化。摄影早在19世纪被发明出来时,最初的用处的确是用于纪实,包括现在新闻机构对于记者拍摄的片子依然保留要求不能做后期处理,仅仅只能转换为黑白和裁剪等简单的操作。

而另一方面,现在的摄影早已经跳出了纪实的范畴,摄影更多时候是艺术的一个门类,因此艺术院校都会有摄影相关的课程。尽管摄影与绘画和音乐相比艺术性没有那么强,但是摄影师通过摄影展现自己想要表达的内容仍然是艺术的一种。摄影后期处理是用于服务摄影师的意图,将摄影师头脑中想要展现给观众的画面通过技术的手段创造出来。摄影建立在自然上,并超越自然的表达。

其实,即使选择JPG直出也未必就是等同于人眼所见。相机在捕捉到光线再转换成电信号的时候需要进行一次转换,而这个转换过程中,每一个品牌对于色彩的解释都有些不同的,比如富士更具有胶片感,索尼的色彩更艳丽,只是相机默认的色彩设置为了符合所有用户所有的场景,都设置的最为朴实,最为平淡而已。

所以,除非从事纪实摄影,并没有必要纠结后期处理就是造假这个话题,直接将照片处理成更好看的样子没什么不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