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游玩归来

这次去日本时间不长,一周不到,去了3个地方,京都,大阪,奈良,留下的印象却很深。

刚下飞机在机场购买交通券,是一个会说中文的大叔,中文说的还不错,把路线说的非常详细,再三确认我们听懂了才放心,而且非常有礼貌。出了机场大楼没多远就能搭乘电车到京都,在天下茶屋站换乘的时候,吃了顿中饭。直接在店门口的机器上自助下单,就像自动贩卖机一样,拿着票直接进去就可以,还是头一回见,非常简单方便,就是有些日语看不懂。

到了目的地从车站出来,才发现这个类似地铁的电车的出站口就在大厦间一个很小的出口。来到地面上发现日本的天真的很蓝,空气超级好,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这么好的空气质量了。在京都主要搭乘巴士出行。日本的巴士在到站后可以把一边的底盘下降,使车辆倾斜,降低与路面的高度,方便乘客上下车,这真的很人性化。

虽说日本是个小国家,车都比较小,但是刚从地铁站出来就看到一辆奔驰G6x6还是刷新了印象。

从京都的酒店望出去天气超级好

清水寺和伏见稻荷大社这两个超级有名的地方游客也真的是超级多。而且不知道是什么日子,这两天都遇到了大批的成群的日本学生,难道他们不上课的吗。遗憾的是,这次去清水寺居然在维修施工,整座寺庙都被罩起来了。虽然游客也能进入参观,但是从外面却拍不到清水寺了。而橘红色的伏见稻荷大社千本鸟居是我期待已久的,顾不上有没有其他游客,抓紧时间一阵狂拍,还好有一段时间画面内没有人,拍到了一些满意的画面。

Continue reading

更换服务器势在必行

自从把网站迁到这个主机之后,WordPress就不能发送评论的邮件通知了,所以我的写作热情也低了很多,经常都懒得写,写的越多就越容易错过评论通知。

前几日终于忍无可忍,准备换主机,才发现博客被黑客给黑了。博客名字和管理员的邮箱与密码都被修改了。虽然我能登陆主机进入数据库,但是数据库里的密码是加密存放的,我并不知道被修改过的密码原文是什么。幸好我在同一个主机上也放了另一个摄影的博客,于是我把这个摄影博客的密码直接复制过去,才登陆成功。

其实这也是主机不能发送邮件造成的隐患。数据库里的时间显示博客名的字段是本月1号被修改的,但是我却没有被修改前的数据库备份。因为我之前是通过WordPress的自动备份插件,自动把备份好的数据库发送到Gmail邮箱。然而主机不能发送邮件,我也就收不到数据库备份。

接着继续准备换主机。看了这个主机商还有美国主机,而且价格和香港主机差不多,所以就又下单了一个季度的美国主机准备试试。结果真的很让人失望,迁到美国主机之后,测试邮件通知还是收不到。

一开始使用Gmail来测试接收,收件箱没有,垃圾邮件中也没有。然后再测试Outlook邮箱,还是收不到,垃圾邮箱中也没有。看了下主机对PHP的支持,Mail函数那块并不是简单的On或者Off,无奈这玩意我也不太懂,代码也很久没有研究过了。

由于手头还有七八个空闲的域名,主机也支持多站点。于是使用主机上提供的安装WordPress等软件的功能,新建了一个,用一个空闲的域名指过来,测试一下如果使用主机自带的部署工具是否能收到。结果证明还是收不到,所以这说明也不是我原始的WordPress的代码的问题。

最后求助于客服,把现象和客户描述一下,询问是否频闭了mail函数。客服的答复是没有频闭,但却说使用主机发送邮件容易被拦截,建议使用SMTP方式。我听着就觉得很扯,邮箱服务器拦截邮件,那还开什么邮箱服务,我不相信Gmail或者Outlook会拦截主机发送的邮件,这说不过去,因为我能收到别人的博客发出的邮件通知。如果要用SMTP方式通过自己的邮箱发送,那我还要主机干嘛,太折腾,也不正规。倒是客服这么流利的回答,让我觉得他们对这个问题很熟悉,已经轻车熟路了。

下周要去日本游玩一周,所以这两天就没有继续折腾。准备等回来之后寻找些靠谱的主机把网站迁过去。所以,这段时间更新还是会间隔比较大。

制度破坏者

我现在的这份工作已经做了有一年半的时间,这对我来说已经是很长的。但是要要评价现在这家公司,我可以说是非常的负面的。

上周公司要把曾经设计的非常中国公司典型风格、在我看来非常丑的官网改版设计。当一位iOS开发来找我说要做网页,我才知道有这么回事,而且还被告知,他们已经设计好了,只要我提供一些图就好了。我当时就觉得非常好笑,我是目前公司唯一的设计师,一个开发提出需求来跟我说要设计网页,而且还说都把框架设计好了。我讽刺的说,你们开发都能把设计做好了,那还有必要需要我出图么。

因为这个iOS开发在公司很久,跟老板很熟,为人也很高调,所以这个事情可能是老板直接让他负责。可见我们公司根本就没有规范的工作流程,连一个像样的项目负责人都没有,居然都交给了一个开发。

而另外有个项目中的人来负责页面上的需求,用于规划页面具体的设计和文字内容。剩下有些图片我就配合他们来提供。可是每当需求人员把内容文字交给iOS开发,这个iOS开发总能发挥自己见解,认为这里不重要就不需要了,或者那里不好就改一下。而我是一个设计师,我给出的图片和配色方案,总会受到这位开发“大神”的点评,一会说不好看,一会说太丑。

我就不骄傲的说自己的设计有多好了。从工作流程来看,公司本身就没有一个规范的流程,而这位iOS开发也充当了以为支付破坏者的角色。他一个人负责了整体,同时并不具备相关的文案以及设计专业知识。如果一个公司内部,一个人不论是什么职位有没有专业知识,都可以随便对别人的工作进行点评,这无疑会影响效率。所谓各司其责,在健全的制度下,每个人做好自己的事情才能达到最佳的效果。

完善的工作流程应该是由需求人员发起需求并把文案内容交给设计师,然后由设计师完成设计,再由开发来完成页面制作。如果开发随意质疑需求人员的文案,设计人员的设计,那无疑是相当糟糕的。

并不是不给自由表达的权利,但是每个人因为专业素养的不同,点评的质量高低不齐,如果全盘接受,那必然会乱套。所以只有尊重每个职位的专业知识,不过多的去干涉,才是最佳的。所以我认为这位iOS开发把公司已经不规范的工作流程破坏的更为彻底,成为了更多的人的榜样,让协作更低效。

PS:今日听到对面一堆开发凑在一起讨论给客户的项目添加兼容IE6的功能。可想而知这样的客户质量是有多差,我们公司也就只能接这种档次的客户了。

女司机真可谓奇葩

前几日傍晚天气不错,于是决定去玄武湖拍照。车开到了通行量最大的中央路,准备拐进一条小巷,结果遇到了奇葩的女司机。

情况是这样的,前后有两辆车,都停在路中间,严重影响进出小巷的车辆。前后两辆车还都是女司机,只不过不是一起的。前面的女司机是50岁左右的中年妇女,走错路,不知道该怎么走,于是就把车停下来挡住路口打电话。后面的女司机是个20多岁的年轻人,把车停在路口等人。

就这样一前一后两辆车,中间的间距非常小,除非是完全横过来才方便通过。连我这个10多年驾龄的老司机从主路拐进小巷的时候都倒了一把才进去。我原本先按喇叭让前面的大妈把车往前挪一点,结果这女司机完全自说自话,向我问起了路,但是她说的地方我也不熟。

等我开进去把车停好,出来之后发现这两车还在这。这大妈又向我打听一番,我还是说我不清楚,然后重申了一遍让她把车挪一下,这样进出都很不方便。后面的年轻的女司机就牛逼了,我说你挡在路中间完全不好进出,要么往前一点,要么往后一点。结果这傻逼居然跟我说我就不动怎么样,本来我就歧视女司机,顿时我的怒火是按捺不住了,对于这种好好讲道理都不听的,我直接发出了最大的分贝用最标准的南京的市骂去骂她。要不是我背着相机想赶在日落到湖边,我真想把她从车里拽出来暴揍一顿。

我知道女司机不全是这样,我有个女同事车技车品都不错。但是我经常遇到一些女司机,真的是匪夷所思。如果讲道理行不通,那我认为暴力是她们唯一听得懂的语言。

我现在后悔的是没有去扇那个白车的女司机两巴掌或者把她暴揍一顿

完全不对等的交通法

从5月20号开始南京开始对各种交通违章记分。这下不是简单的交点钱就可以的,分数就那么多,总共12分。

看了下具体条目,我们的“公仆”们对回报丰厚的领域还是很舍得投资的。比如,闯一次红灯就要扣6分。很多时候跟着前车看不到信号灯,尤其是前方是公交车或者大货车,根本没法看到信号灯。如果停下来空出较长的距离,很有可能影响通行效率,但如果你跟上,那么6分就没了。12分一年也就只够闯两次红灯,而且还得不出现其他的扣分。

礼让斑马线也上纲上线,已经有很多交警在斑马线的位置站着,就等着抓几个没有礼让的司机回去开开荤。我的表述比较偏激,因为我难掩心中的愤怒。除了学车的时候学过相关法规,就再也没有去详细了解过,印象中法规里是有让行人优先的。但是既然都罚款扣分了,就别冠上礼让俩字,当婊子还想立牌坊。

我并不是不主张让行人,相反我最近也经常在过街时受惠于汽车的让行。但是只严管汽车,而对行人,电动车这些群体放纵是很恶劣的。这会更加导致车难开,降低通行效率。交通拥堵,以及高房价导致人们住的越来越远,已经让人在通勤上浪费很多时间,就别怪司机会出现路怒症。我一直想详细讲一讲我对路怒症的看法,后续抽空回写。

昨天,南京一个路口的导向线因为和等待区很像,导致很多司机中招的新闻火了。如果误把导向线当作了等待区然后开出去,那么就意味着闯了红灯,而且扣6分。所以,我才会在前面说这其实就是“公仆”们的投资。让开车人更守规矩是好事,但是一定要公平对等。

最近的摄影作品

上个月去这个视角拍摄,结果遇到一群人作死翻阅围栏,最后被保安驱赶。幸好我是第一个到的,被保安驱赶的时候已经拍了好些照片了。

过了一个月,我终于逐渐把上次拍的照片修出来了。去年也在这个视角拍摄过几张,相比去年的作品来看,今年的作品在后期处理上略微有了些提升。

之前也做过一张可是显得有点脏,于是换了一张重新做

Continue reading

万税与拖欠薪资

我一个前同事离职了之后在一家大型的跨国公司工作,去年10月份他们有一批产品要拍摄,找到了我。我特意请了半天假,带着器材去给她们拍摄。

然后就进入了慢慢的等待的过程。从提交外包申请单一直到各层领导签字,再到财务各层签字,我个朋友一直在帮我跟踪。一直过了7个月,进入了5月份,才看到了一线希望。外包的单子签完了,剩下的就是要我拿着这张单子去税务局开发票给他们。

拿着这张单子先是去公司附近的国税局开票,进了大厅找个人问,一问三不知,问了好几个人收到的答复是这里只能代开企业对企业的发票,个人对企业的只能去街道开。然后又开始问这家跨国公司到底属于哪个街道。第二天中午开车跨越了大半个南京城,终于在远离城郊的位置找到了这个街道。

幸好这个街道偏远,办事的人不多。但是外包单子上写的是咨询服务,办事的阿姨说这个税点很高,如果开材料费就只要3个点左右。再三询问了下对接人,还是得开咨询服务。合计算下来被扣了17%的税。而我另一个同事,他们好几个人接了设计的活,一共29000多的费用,收了5800多的税,算下来是20%的税率。这回亲身经理才更体会到了什么叫万税之国。

以后是不准备接他们的活了。总共没多少钱,拖得时间太久,还要自己先交税,而且还相当折腾。隔了7个月,这钱早就贬值了。实在划不来。

第一次看车展

从上学开始就认识已经十几年的好朋友终于准备要买车了,刚好最近有车展,于是我们一起去车展逛了逛。说起来这还是我第一回去看车展。

我从小对车都很感兴趣,无奈南京没有什么像样的车展。而且以前获取信息习惯通过杂志,而现在更习惯上网搜索获取信息。不过去车展到是有两个不一般的好处,一是可以体验下乘坐感受,二是可以拍车模。

体验了下全新款的5系,空间还是挺不错,就不是不知道新款发动机的动力和驾驶感受如何。有几个展台的车模还是挺不错的,尤其是日产展台的车模留下了比较深的印象。看到一群老法师连闪光灯都带了,我怎么就没想起来带个单反呢。明年去上海车展拍车模吧。

终于等到你

从一月份开始就一直等索尼推送Z5 Premium的7.0更新。3月初开始每天都要检查好几次有没有更新,眼看其他区域版本都已经推送了,港版却一直没有音讯。眼看4月都快过去,我都要放弃了。

没想到今天下午无意间看到了手机通知栏有个更新的图标,拉下来一看居然是7.0的更新。顿时感激涕零,赶紧下载。无奈公司WiFi太慢,幸好自己流量多,直接用4G网下载,不到10分钟就把1288M的更新给下载好了。

体验了几个小时的7.0的更新,界面的卡片化比原先6.0好多了,也舒服多了,不再显得界面那么碎片化,我并不喜欢过多的卡片话设计。从7.0看的出来,现在的手机UI元素变得越来越小,越接近电脑,看来手机已经过了原始的从功能机的过渡。

虽说7.0已经更新,但是安卓毕竟是安卓,手机这块我是不准备再守护姨夫的微笑了。等Z5 Premium用到不能用之时,我就准备换iPhone,安卓折腾不动了。

不作死就不会死

本周一开始天气不错,不过从周二下午开始天就一直阴沉沉的,虽然太阳也偶尔露个脸,但是阳光却不是太好。

直到昨天周末了,终于迎来了好天气了,老天都在眷顾我这个苦逼的摄影师。收拾好两台单反,两支三脚架就出发了。因为要在市中心的一栋高楼40多层的平台上拍摄,而且地方很小,所以早早出门,争取第一个到抢个好几位。

的确,我是第一个到的。这个机位我之前来过很多次,已经很熟了。这里需要从40多层的避难层的窗户翻出去,但是外面有一排大约一米多高的围墙,围墙距离窗户内的空间大约只有40厘米,而围墙外还有延伸出去大约两米不到的平台,那里是没有任何防护的,只有边缘一层大约10厘米高的台阶而已。

其实这种爬楼是很危险的,所以现在很多高楼顶层都已经锁上,不给人上去了,这栋楼是漏网之鱼。以往我来的几次都在围墙里面,然后把三脚架放在外面的平台上,然后抓住相机的背带,确保安全。昨天因为天气好,一波接一波的人来拍摄,其中还有3个妹子。而且他们都很勇敢的翻出了外面的围墙,直接站在了没有任何防护的平台边缘拍摄。这就很危险了。不管是人掉下去,还是相机掉下去,除了自己要负责人,连大楼的保安也要一起负责的。这么多人,自然也制造了很大的动静。最终保安过来,把我们全都驱散了,就连我这个安分的站在围墙内拍摄的也被赶走了。

最终我延时摄影拍了一半都不到,就被迫终止了。这不就是典型的不作死就不会死么。都站在围墙内拍摄,没有又掉下去的危险,保安可能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之前我来拍摄过几次,没有这么多人,偶尔也会遇到保安,可是也没被驱赶过。自己珍惜安全,保安也不用负责,大家都有的拍,现在机位被封了,都没的拍。

真的是气人。越来越多的楼上不去,看来是该转型用无人机拍摄了。

最后,满足大家要求,放一张之前的陆家嘴之镜的前后照片对比。这张照片其实是由5张包围曝光的照片合成,然后用Nik的调色滤镜调了个色,然后在Photoshop中进一步调色,又制作了镜像的倒影,最终形成这样的画面。